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游金凤寺(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心情随笔

十月仲秋,雅安几位文学朋友相邀去游金凤寺.这雅安金凤寺是佛教中唯一住女尼的寺庙,.尼姑应是住庵,据说原先是和尚尼姑共同住这儿,各管半边,后來和尚被尼姑挤走了,从此,这金凤寺就由尼姑管理.今天中午由于在歌厅耍的时间太久,下午五时才慢慢上山,这时的金凤寺已是香烟缭绕,灯光闪烁,整个大殿笼罩在瑞霭祥光之中.观音娘娘一双聪锐慧眼凝视我们,我刚上前正要伏下叩拜,一个年轻漂亮的尼姑走走了过來,一双浓密的睫毛下面显得阴暗了的闪耀着的灰色眼睛親切而注意地盯着我笑了笑.好象在辨认我,随后在旁边站一会儿,转身走进进了厢房,刚跨进门坎,又回头看我一眼,像是在寻找甚么人或许我和她要找的人模样相象.在那短促的一瞥中,凭我当多年新闻记者的直觉觉和敏锐的双眼,发现她有一股被压抑的生气在她脸上流露,在她那亮晶的眼睛和轻微的笑容之间掠过,时而在她的眼睛的闪光里,时而在她她微笑中显现出來.她故意地竭力隐藏住她眼睛的光辉,但它却违返她的意志在隐约可辨的微笑里闪烁着.

天暗了下來,我们品着茶聊了起來,刚聊到青衣江上的女诗人,"闺秀张氏"游金凤寺时写的"隐隐一孤舟,遥遥下前渡,不闻摇樝声,霞光滿江树"一诗时,突然雨欣把椅子拉过來靠着我悄声说:"方哥,那小尼看着你在放电啊!"我瞪她一眼,拙她一句;"不要逗,我都几十岁的人了,你却还拿我开心".我站起来向她们挥了挥手,溜走了.离开她们,带着好奇的心,一个儿走进大殿,可远远还听到雨欣和小凤在议论我.

又是一阵山风吹來,我不觉打了个寒颤,朦胧之中,见一老尼姑走了过來,我急忙上前随便向她问起刚才那位清纯淡雅的尼姑來,她把我我拉在一旁,叹了口气讲了起來:"那尼姑叫云菲,两年前來这儿,父母双亡,她读大学时在西安交大,由一位矿山老板包养,后來毕了业,在雅攀安高速路实习,在西昌被一当官的奸污,供养她老板知道后,狠狠打了她,并要她还清他这些年来的费用,她逃了出來,到雅洲宾馆打工,爱上一个小伙就像你这样高大魁武,,也是大学生,川农毕业的,叫.....叫什么名字,我一时想不起來.听她说准备"五一"结婚,可那小伙无缘无故就失踪了,小伙家人四处打听却无踪影,后來才报了案,不久,西安那老板又带了几个黑社会的追到雅安,扬言就是花几十万也要砍下云菲一支腿,据说那家伙红白两道都走得通,云菲无路可走.來到这儿......说到这里老尼掉出了眼泪。

与老尼分手,我走进大殿,看着满带笑容的观音娘娘,在她那世界万物都能包含的微笑里,她手指的方向,戓许就是人类未来的方向,她微笑着,为虔诚的善男信女,保佑幸福,消灾免难,看到云菲姑娘,听老尼讲她的悲惨身世.我突然发现,在这几千年来,万能法力,无限包容大慈大悲的观音娘娘身后,有一条张着大口的口袋,正拼命地吞噬着数万万的钱钞,然而,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是否知道,这些源源不断的飞舞纸钱,和装满难以计数的金钱功徳箱,是多少人的血汗,她还拯救苍生,为民除害.可连与她朝夕相处,早晚敬奉叩拜她的云菲姑娘,她都无能为力,那么,她的无边法力又在何方?

在这清平世界,法治社会,为何还有如此恶人横行于世,观音娘娘每天收了那么多钱财,为何不能感化其恶,予以相救呢?

有钱人就象那西安矿山老板能买得一切社会,这善恶之缘,因果报应,真不知以什么为尺码.现今四处化缘要钱俢庙人不少,为菩萨重塑金身,却可保佑不了贫困学生上学,残疾人的生存,而那些妖魔鬼怪凭着自已的法力侵呑公共资源,内外勾结,四处捞钱,他们以钱买善,又以钱作恶,逍遥法外,不知多少象云菲姑娘又要遭劫难了。

看到昏沉沉的天空,我仰天长叹,在这朦朦胧胧的世界里,走在模模糊糊的途道上,踏着灰濛濛的石梯,跌跌绊绊地下山,人生啊,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心中不由想到,也许这些善男信女烧钱求佛是一种精神寄托,或许.........我心中暗暗为云菲姑娘祈祷,希望观音娘娘娘立即显灵,救她早日躲过劫难,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郑州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哪家效果好?江西癫痫病医院哪些癫痫病多少钱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