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春秋】露天电影(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心情随笔

我的童年是在临河丹达度过的。在我的记忆里,家乡的村落、树木、沟渠、田地都是一幅幅美丽的画卷,常常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即使做梦也常常跳跃着故乡的画面。

今年国庆节,我终于回到了故乡,儿时的伙伴相约着走过村前、村后,倘佯在儿时嬉戏的西渠,漫步在童年掏苦菜的堰畔,仿佛自己又回到了童年。晚上,几个儿时的好友,围绕在桌前,海阔天空谈论着儿时的记忆,这时好友的小女儿叽叽喳喳飞奔进家兴奋地说:“二后生房后放电影了。”好友谈兴正浓,呵斥小女说:“电视还不想看,看什么露天电影。”言下之意坚决不去。好友不去,我也不便说什么,继续我们的闲聊,但是,身在家里,我却怎么也安不下心来,思绪早已飞到了二后生房后,不由得追忆起儿时看露天电影的情景。

那是七十年代中期,农村文化生活贫乏,偶尔能看场露天电影便是最大的精神享受了,每每听说第二天要演露天电影,我们会欢呼雀跃一整天,晚上睡觉也会被喜悦的梦惊醒。那时看的电影无非就那么几部:《沙家浜》、《红灯记》、《战洪图》、《艳阳天》、《智取威虎山》。记得有一次看电影《英雄儿女》,我们从一队一直跟到八队,连看八场,到后来,我们把电影里的台词基本都记住了,王成手握爆破筒“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等经典画面、台词成为我永恒的记忆。第二天,我们便每人拿一根葵花秆,聚在小队的场面,几个人扮美国鬼子站在麦草堆下,“英雄王成”站在麦草堆上,手握“爆破筒”大吼一声,跳入“敌阵”,直炸得麦草翻飞,笑声四溅。玩得时间久了,汗水、灰土汇聚在每个伙伴的脸上,虽然很累,但在我记忆的字典里,童年没有忧愁和悲伤的字眼,有的只是欢乐。

一天不知是谁传回消息,永清一社要演《战洪图》,我们几个伙伴便相约向永清一社进发,七公里的路程,我们没感觉到一点疲倦,踏着暮色一路溅起的是黄土和笑声,天黑下来的时候,我们到了永清一社,一个多小时的辛劳得到的一句话是:“明天才演了。”伙伴们的失望一下代替了笑脸,踏着夜色,像被霜打的茄子,每人怀揣一颗失落的心往回蠕动。

寒冬的晚上,没有内衣,身穿棉袄棉裤,嗖嗖的冷风从裤角钻进,向上周游一圈,从领子上出来,悠然走了,留在肉体上的是抖儿打战的鸡皮疙瘩。我不禁思念夏天的晚上,看完露天电影《天仙配》,伙伴几个躺在绿草丛生的渠畔,听虫鸣蛙叫、看满天星斗,议论牛郎织女今天吃的是猪肉烩菜还是烙饼炒鸡蛋……任思绪似脱缰的野马随意驰骋,直到凌晨才回家。可是冬夜就难以享受夏夜的美妙了,领受的只有西北风,我们争先恐后离开大路,跑上排干沟的冰面,于是冷风小了,也暖和了许多。眼看要回到村边了,只听前面“轰隆”一声,一个小伙伴掉进了白天饮羊打开的冰窟窿里。从冰窟窿里急忙拉出伙伴,我们身上也是水流如注了。送伙伴回他家,灯光下,只见他嘴唇也冻得发紫了,电影没看上,罪却没少受。

第二天,我们看露天电影的痴心依然不改,在永清一社我们终于看上了电影《战洪图》。看完《战洪图》,一路上我们再战寒风,然后回到家,甜甜地睡上一觉,第二天上学去。

好友看我神不守舍的样子,建议说:“我们去看看?”于是我们几个鱼贯而出,来到二后生房后。电影已放映有一段时间了,只见两个武侠刀来剑往,飞檐走壁,打得天昏地暗。看电影的也就十几个孩子,我们站了一会儿,大家边看边谈论些其他。我本来是想重温那逝去的儿时记忆,体味那童年的“天堂”滋味,可是,时光消逝,岁月更替,时代变迁,儿时的记忆虽然那么清晰,思念那么殷切,但是此时的心境和感受再也难以回到童年了。

回到家里,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我知道童年永远也不再回来了,那一场场看露天电影的情景也只能是埋藏在记忆的一角,间或在梦里去体会了。想着这些,我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但转念一想,现在文化生活丰富多彩,孩子们极少看露天电影,即使看也是带着另一种心境去享受和解读电影了,想到这些,我的心又坦然和欣慰了。

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梦了许多梦,但这夜没有梦见看露天电影的事。

陕西什么医院治疗癫痫最好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最好沈阳的癫痫病医院哪个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