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姊妹青(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心情随笔

我居住的小区内有三株缠绕在一起的小树,一棵垂柳,一棵楠树,一棵桐树,其中垂柳和楠树粗不过三岁孩童的胳膊,桐树略微粗一些,但也只有碗口那么粗。三株树并不茂盛,但是却紧抱在一起,相互支撑着。

自从当年入住小城以来,十年过去了,每天我都要从这几棵树前经过,买菜、陪孩子出去吃早餐。

小城太小,高低不平,而我家就坐落在楼房丛中,似乎生活在山涧一般。

当年,三哥第一次带我从这条路上去看我新居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路边这几棵环抱在一起的小树。其原因要归结于他们的主人,那么的有心,把缠绕在一起的小树周围堆了一圈扎人的干刺梅,还把刺梅用细细的布条绑起来,以免刺梅散开或者怕被调皮的孩童踢开。在树的上半部,紧挨着树杈的部位挂着一块绿色的牌子,冠以美名“姊妹青”,又分别把树名列出。

正是因为主人的别出心裁,所以吸引我的不仅是这三棵树,还有这绿色的“姊妹青”三个字,让我每天为它们而驻足。

我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那时计划生育不紧张,所以兄妹好几个,如今大家都各自成家,分别在不同的城市谋生,这个小城里,唯有三哥同伴。想想当初决心定居小城,也是源于三哥,从小就和这个哥哥臭味相同,觉得三哥有魄力、敢作敢当,是个真正的男子汉,虽然也没有做出什么大成绩,但是我依旧像小时候那么地佩服他。

屋子是三哥帮忙操心买的,室内的一切也是他操心置办的,嫂子常常说她家哥都没有操心,为了我家他却操心的要命。

我的家乡流传着这样的一句顺口溜:“黄黄苗,苦连根,啥子没有姊妹亲。”我和三哥就像是两棵连着根的黄黄苗。虽然我和他彼此之间说的话语不多,但是寥寥几句,便能心领意会了。

三哥从小学习好,是我们姊妹几个中的姣姣者,但是他的脾气也是我们姊妹几个最坏的,性格暴躁,做事大大咧咧的。小时候农村的风气非常不好,村子与村子之间总在打群架,惹是生非的人多的很,打架似乎就是家常便饭。

父亲的堂兄弟多,我兄长也多。于是,在打群架的队伍中常常能看到我们一家人。父亲、母亲只要听说哪里有打架的,都吓得提心吊胆,生怕三哥在其中而被乱棍打伤了。

事情往往就是怕处有鬼,已经记不得是哪一年的那一天了,在又一次和邻村的群架之中,三哥的胳膊被拿着镰刀的邻村人砍伤了,鲜血直流。父亲气得直哆嗦,母亲边哭边为其包扎。也许正是因为打架的事情太多,父亲才狠下决心让三哥去当兵,希望三哥在部队这个磨练意志的大熔炉中好好锻炼锻炼。

三哥穿上了军装,在村人打鼓敲锣的欢送中离开了家门。他没有回头,他的心里在想什么,我很清楚,可是我不会点破。三哥一走三年,三年里,我为他写了多少封家书也记不清楚了。直到今天,我的抽屉里依然保存着三哥给我包括家人的每一封回信。

三哥属于晚婚的一类,因为他从部队复员分配在县城工作,我还是比他先进入“围城”。记得我准备和老公结婚的时候,三哥悄悄地问了我一句话“你确定要和他结婚吗?不会后悔吗?”

我无声地点了点头,三哥就不再说什么话了。如今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在家人都不同意自己结婚的,自己还是固执地要嫁。

我一直不知道三哥是不是提前看出了我婚姻的问题所在,不然他为何有此一问。果然我的婚姻在结婚不久之后就矛盾凸出,吵架不断,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在一次夜半人静的夜里又一次大吵之后,我哭着拨通了三哥的传呼机。午夜两点多了,在县城的三哥看到我的呼声,立即穿衣到街头的磁卡机前给我回了电话。

握着电话,我哭得说不出话,三哥像哄孩子一样的哄我说:“别哭,出什么事情了,慢慢说。”我嚎啕着说我要离婚,三哥沉默了一分钟说:“听话,别吵了,等我回去再说吧。”

我乖乖地挂断了电话,很平静地睡着了。三哥的话就像是定心丸一样,让我再也折腾不动。虽然我的婚姻依旧维持着,但是我怀疑三哥肯定对我老公说了什么,因为直到今天老公见三哥都没有多余的话,甚至在他面前连个笑话都不敢说,是源于三哥的面相很凶?还是他严肃的面孔让他害怕了?我不得而知。

我与三哥的情结,就像红丝带一样,紧紧地绑在了一起。人生的风雨中,无论有什么难事,我都会和三哥说说,我常常在感慨自己红颜薄命的同时,又庆幸自己有这么好的兄长,虽然其他哥哥也对我很好,但毕竟远水不解近渴,第一时间给我解除烦恼和困难的总是三哥。

三哥结婚了,我抱着自己的孩子参加了他的婚礼,眼里几多泪水,心里几多辛酸,如果我家家境很好,我的三哥也不会落在我这个妹妹的后边结婚了。

三哥婚姻波折不断,因为我家不富裕,那时候在县城根本就买不起房子,所以他的女朋友是走了一个又来一个。为此,他心里很苦,可是,生活在水库边上的我们兄妹又多,大哥二哥工作和成家之后,我们家已经是一贫如洗,连温饱都成了问题,外债堆积,四间土坯房子摇摇欲坠,依靠木桩支撑才没有倒塌。哪里还有钱来城里买房子呢?几万块前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听着他的同事和战友一个个买房结婚了,我和父母都非常着急,可是瞪着眼睛却没有任何办法。

上天眷恋,梧桐树上引凤凰,豪爽的三哥最终抱得美女归,给我娶回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嫂子。而且通过自己的辛苦努力,在小城拥有了自己的房子与车,我把他列为“小康一组”。

小城真的太小也太大,小得我骑车就能转遍全城。小城太大,大得我和三哥几个月都没有见面了。

爱之深、责之切吗?

夏天来临的时候,因为自己的婚姻出现了裂缝,想彻底地解决了。我拨通了哥哥的电话,希望得到他的理解和支持。出乎意料之外,做了两个孩子父亲的三哥竟然不再顾及我的感受,强烈反对。我无声地挂断了电话,任凭泪水狂泻……

后又因为家里一件小小的事情,三哥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拿着电话把我使劲地凶了一顿,莫名受了委屈,加上对婚姻的失望,所有的痛苦就像恶魔一样冲击着我的大脑,思维失去了控制,我对着电话把自己百依百顺的三哥臭骂了一通,原本相亲相爱的两兄妹从此再也不说话了。三哥倔强,我也倔强,谁也不肯找着先开口说第一句话,母亲知道后专门从老家赶来,想从中斡旋化解我们兄妹之间的小小误解。

可是母亲失败了,因为我不肯低下高傲的头颅,毕竟我受委屈在先。

时间就这么慢慢地晃悠着,同在小城,我和三哥的距离竟然变得很遥远了,时常想起那首“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诗句,可就是碍于面子不愿意先开口。

秋天的最后一片落叶飘落下来,枯黄、残败,迎接着冬天的第一场雪。手机里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嘶哑、悲切,带着抽搐。我惊呼:“发生什么事情了?”母亲哭泣着说:“去看看你三哥吧,听说他帮别人处理了一件纠纷,事后一方当事人心怀不满,趁三哥身体不舒服在医院打点滴的时候,把他打了,血流了很多……”

我的眼泪瞬间就溢满了眼睛,飞快地奔向哥哥家,嫂子开门,看到我泪流满面、惊慌失措的样子,忙问:“三哥出什么事情了?”我抽噎着问:“我三哥怎么样?”嫂子连忙说:“别怕,没事,他出去了,一会就回来。”我擦了一把泪水,怀疑她话的真实性。

我快步到了楼下,这时看到三哥开着车回来了。几个月了,谁也没有见过谁,此刻以这样的方式见面,我的心很痛,我急切地拉开他的车门,含着热泪大喊了一声“三哥!”三哥说:‘没事了,不要担心。”他消瘦很多,脸色蜡黄,也许他的腿受伤了,因为他一直坐着不动,我的心刀割似的疼着……

兄妹就这样相互深情凝视着,呆呆的几分钟,心有灵犀一点通,此时无声胜有声,我用柔情的目光读着我的三哥,我的三哥任我无声地关怀着、温暖着……

这个冬天很冷,但是我却在寒冷中深深地体会到了情同手足的兄妹之情,心暖暖的、融融的。手机里,三哥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又听到了那熟悉的亲切的问候和关怀……

上海市到哪家医院治羊癫疯湖北去哪治疗癫痫病湖北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