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心灵】第一次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小说纵横
无破坏:无 阅读:1975发表时间:2014-06-20 21:33:10 一、第一次坐公交   读师范的时候,放寒假时绕道张家口、北京回家,同行的有同学老牛,和俺一样来自于山旮旯的农家子弟,自然都没见过世面。他回赤峰,俺回乌兰浩特跟前儿哈尔滨癫痫医院联系方式的农村老家,有一多半的路程可以同行。   那是俺第一次走这条路线,第一次去张家口、第一次进北京,第一次见这样大的大城市。   那时全锡盟只有这一条柏油路,虽然等级低,路况差,但相对草原自然路来说已经是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一路,前半程有诸多太卜寺籍同学的陪同,后半程还有一个老牛,所以几乎没感到什么寂寞难捱。到了张家口,下了长途大巴,谦卑有礼地向路人问火车站的走法,人家耐心地一一告知,我俩反复咏记之,诚挚感谢后,遂去寻觅站点等公交。上得车后,未待寻到座,却被乘务员简明扼要地高声告知:“错了,下去!”咱这人没优点,从小到大就是听话,既然人家说错了,那就赶快下去吧,别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人现眼了。但为什么错了呢?是啊,为什么呢?那边老牛和俺一样感叹。回到原来站点,对着站牌仔细反复琢磨,对呀,没错呀,哦?是不是没看清车号啊?不止这一路车呢。奥,也许是吧。于是继续原地等来俺们认为对的那一路,上车、买票,却又被高声告知:“错了!”“不是第N路吗?怎么会错呢?”这次老牛终于胆子大了,问了一句。那乘务员明显不耐烦了,手一挥,更加高声说:“下去!到对面!”于是俺俩灰头土脸地下了车,到得对面站点,果然看到站牌上依然还有那路车,却终没明白何以这里的就对,先前对面的那个站点就错。憨憨笨笨的两个乡巴佬就是没看清站牌上的那个箭头,读了背了那么遍多南辕北辙的故事却搞不清这道理,乡巴佬又加书呆子。   寻到火车站,买票上车,咣当大半夜,终于顺利到达北京。此时东方刚刚吐出鱼肚白,天气还是灰蒙蒙的,街上行人几无,公交还没开始运行,满街空荡荡的。本来就是寒冬数九,这更让俺们感到了寒冷。此时离俺们换乘的车次还早,老牛俺俩便商量,找一个公园来打发余下的时间。寻到一个站点,心想千万别再犯错了,琢磨了半天,觉得应该就是了,于是站立那耐心等待。渐渐地,等公交的人三三两两的多起来了,公交也终于驶来了。刚挤上车,脚还未落稳,汽车已经开始前移,乘务员一边带着浓重的鼻音喊着买票买票,一边报着站名。可是北京人的“普通话”除了“买票”那俩字,其余的俺是一句也没听清。俺自以为普通话还算标准,可这首都公交乘务员的话怎么这么难懂呢?你口齿清楚一点慢一点说不行吗?正想着,乘务员持着票夹已经挤到跟前,老牛俺俩争着递过去钱,报出站名,却又被更高的声音告知:“错啦,下去!“但是车票钱依然照收不误。我俩挤下车,站在站牌下歪着头对着牌子琢磨了半天,终于看见上面那个箭头,于是傻乎乎的两个乡巴佬才琢磨明白。   这样的事情过去很多年了,怕别人笑话自己土老帽,一直没敢对外人提起。前几天与朋友们一起喝酒时,其中一位哥们讲起他第一次坐公交的经历,听来差一点叫俺喷饭。那哥们也是和俺一样坐反了方向,买票时被乘务员用简短的话告知:“反了!"却省略了”下去“俩字。那哥们一听,以为自己的坐姿不对,立马车转身子,要不是椅子靠背的遮挡,非转个180度不可。结果他的这一举动弄得全车厢一片哄堂大笑,唯独他自己却蒙在雾里。乘务员好容易止住笑,告诉他方向反了,下去到对面坐,他才恍然大悟,抬起身子,红着面孔下了车。按说那哥们可是人尖子,机灵鬼一个,怎么犯的错误比俺还低级呢?看来人生谁都有出囧的时候啊。   其实,人的一生经历的第一次太多了,譬如第一次走进校门,第一次走向讲台,第一次获奖、第一次蹦极、第一次拥抱接吻、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等等,有些第一次给人的感觉是新鲜、是惊险刺激,有些第一次给人的感觉是美好的快乐的甚至是幸福的,但也有时候会让人别扭甚至尴尬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每个人成长过程中所必须的经历。 不必总是沉闷于曾有过的遗憾,不必太纠结于那些别扭和尴尬,也不要过分得意于曾有过的精彩 ,清清醒醒走好前面的路才是正事。   二、第一次做生意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时候,羊绒突然成了抢手货,价格也随着打着滚儿的飙升而被人们称为软黄金,于是很多聪明的人看到其中所蕴藏的巨大商机,便加入投机者的行列,有些人真交了好运,趁机大捞了一把,成为暴发户;多数人有赔有赚,最后算下来,也就挣点生活费和酒水钱;也确实有冒险者,怀着赌一把的心理,高息贷款,趸来成卡车的羊绒押上一年,以期来年卖个好价,熟不料,这羊绒也是随行就市,有涨有跌,于是这一部分人就可能遭遇跌价狂潮,赔了个底儿掉,最后弄得个倾家荡产,还背上一身高利贷日日让债主追讨。   我那时还在牧区工作,身边接触的朋友有几个在工作之余充当个中间商,去挣点外快,不过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小打小闹,弄点辛苦钱而已,偶尔挣得多了请哥们弟兄进饭馆啜一顿,盈利也就所剩无几。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他们接触多了,这羊绒经听得也多了,偶尔也会为他们那么容易捞钱而心动,但着心跳的感觉也就那么瞬间而已,散场回家手脚抽搐是癫痫发作时的症状吗后,那蠢蠢欲动的念头就无影无踪,恢复自己穷酸愚腐的本性。我自知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爹妈没遗传给我这种基因,上苍也没赋予我这份天赋,既然如此,何必强求,还是老老实实过自己安分守己的日子踏实。   89年秋天,岳父从牧场来我家,临走扔下一包羊绒,大概有2斤的样子,说有好价格的话就给卖了。我知道一般春季才是大量收购羊绒的时候,如今早已是淡季了。结果出去一打听,果然是收购者寥寥,且价格也是冷到极致。于是将其扔至仓库一角,期待来年春天。转过春天,一日下班回家,路遇俩个走街串巷的羊绒贩子,询问价格,居然比去年翻了一番,之前早已把老岳父那点羊绒的事给忘了,所以也不知道行情,见有这么高的价,便怀着几分窃喜,也没还价,将那二斤羊绒卖给了他们。那两个贩子也一定是绕了便宜,把羊绒装进袋子就急匆匆地开拔了。后来和懂得行情的哥儿们一打听,至少亏了两成。于是给老岳父交差的时候,不免有些愧疚,可是那老爷子倒也想得开,说:“这武汉看羊癫疯医院比去年还多买了一倍呢,我知足。”   那个年代,很多工薪族业余时间都找点事做,或者养点牛羊,或者倒腾点小买卖,唯有我这书呆子型的人,情愿甘守这份清贫。妻子见别人都能把业余时间利用的那么好,工资以外都能挣点活钱,不免也起了凡心,并多次在我脑中灌输。怎奈我是榆木脑袋,怎么启发也不开窍,于是妻子就亲自出马,跑到市里联系了羊绒的买家,也约好了价格。回来后和我一说,我觉得是个不错的买卖,货源自然不成问题,本钱暂时也可赊欠,好在这么多年混得也有点人缘,诚信度自然不会成问题,大多数人都会给这个面子。于是找了个牧民朋友,说好了按市场价收购他的货,等羊绒出手再给他货款。那哥儿们也是痛快,说没问题,让明天就去取货。   那天晚上,我和妻子都很兴奋,觉得这中间商做得真容易,不用本钱就把买卖做成了,保守估算,弄个小两千不成问题。要知道,当时那几乎是一个人一年的工资啊。   转天妻子搭她们单位下乡的车,很顺利地取回三编织袋羊绒,我过去用手一拎,感觉不妙,这哪是羊绒,分明是一袋子湿草,再往搁袋子的地上一瞧,水已经渗出一片,再要放下去,岂不叫我赔死。于是赶紧骑上摩托运到市里,待见到买家,又让我们吃了一惊,说河北收羊绒的老客传来信息,那边行情大跌,暂缓收购。这一几句话不啻一个惊雷,震得我头脑发懵,妻武汉治羊癫疯的专科医院子也是傻了眼,不知说什么好。虽然这生意事前有约定,但无白字黑子,叫起真来也是上不得台面的。况且之前也是有一定交情的,总不能因此而弄个太僵,于是尽量放缓口气,述说我们的困境,后来对方好歹收下一袋,但失水掉秤加上压价,已经让我们大亏本钱。可木已成舟,不赶快处理掉继续失水掉秤不说,压在那里拿什么还人家货款?   接下来,我们几乎像热锅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因为还有两袋子羊绒停放在那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本来丰腴的袋子也日渐消瘦憔悴。那两天,我们把心思都放在这两袋羊绒上了,只要有机会就咨询行情,结果却是一次次遭受打击,令我俩日渐萎靡。终于有一天,住在市里的妹妹传来口信,说通过一个亲戚,找到河北一大老板,人家给了个好价,答应把余下的羊绒收购。阿弥陀佛,终于有救命的了。于是急忙找了个车,把羊绒送到市里卖给了那位老客。回来一作盘算,前后一空亏了550元,无奈只好自掏腰包,才把人家货款补齐。    赔了550元钱,买了教训,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这里面学问那么多,就我这点本事再继续做下去还不得赔个倾家荡产,罢了罢了,别再蹚这浑水了就是了。   事情过后,渐渐了解到羊绒从生产到销售的一些门道,原来这羊绒有干湿之分,还有质量好坏之分。从羊身上取羊绒的时候,要用一个钢丝做得耙子,一耙一耙把羊绒挠满后,再把带羊绒的靶子放水里蘸一下,然后放在光洁的石板上揉,使羊绒粘接成片。如果不是这样,羊绒干散,在装袋、运输和交易过程中很容易散失而造成损失。所以那天我妻子从牧民手中取来的羊绒就会那么湿那么沉。同时我还了解到,中间商想要靠差价老老实实挣钱是很难的,在储存和运输过程中,羊绒失水掉秤再加上老客压等级,结果都是十有九赔。所以一些聪明的人(叫奸商也不过)便在羊绒上喷水,往里面掺细沙和土面。并且人家把掺水和沙土的比例都计算好了,水多了自然很容易就暴露了,人家也不愿意收,即使收了也会抛去很多水分;砂土掺多了,人家一抖一撮就露馅,所以必须比例合适,时间长短适宜,让水、沙土和羊绒融为一体。据说这羊绒最怕的是掺红糖,那红糖可是很容易与羊绒融为一体,可是时间久了羊绒会牢牢拧成一团,进了加工厂都分不开,最后就成了废物而被扔掉,因此,很多老客上了这个当,遭受了很多损失,所以后来的老客几乎都成了羊绒的中医大夫,望闻问切必须都能在行才行。   从这件事上我感悟到,老天在创造生命的时候,每个人的使命是不同的,因此也就会给不同的人赐予不同的天分和才能,有些人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有些人天生就适宜从政,有些人天生就适合读书搞科研……像我这样天资不聪,后天努力也不够的人,做一点普通事,过平常人的生活,混个温饱,求个安稳也就罢了。期望值太高,贪欲太大,整天心惊肉跳的那种状态不是我这小心脏能承受得了的,知足常乐吧。    共 40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