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纠结的灵魂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悬疑推理
破坏: 阅读:1006发表时间:2014-12-28 14:47:45
摘要:那是一段青涩的岁月,年轻冲动,彷徨,纠结。时过三年,回看这篇小文,觉得有些过分。但这肯定不是个例,我想,应该有不少人能碰到跟我差不多的境遇。环境造就人才,回想当年,甚感小气了,没有做大事的风范。出了公司以后,我知道自己错了,很诚恳的回去拜访过老板及同事。再后来,还反供货给原来的公郑州癫痫病能自愈吗司。人,要懂得感恩,没有当初的历练,也不会成就自己的今天。

【荷塘】纠结的灵魂(散文) 天气晴朗,虽然时值寒冬,但骄阳下的人们丝毫感觉不到寒冷。柔和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照进办公室里,飘飘洒洒的,斜铺在办公桌上,我慵懒地坐着,尽情享受着冬日的爱抚。
   时而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着,从我的业务走上有事没事的聊着。心里又在惦记,一个月又要结束了,又该到发工资的时候了,这次老板又会找个什么样的借口来克扣我的提成?这样纠结的心情,正轨的那一天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因为我的收入太高了,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工作,好像我也没有比别人多付出多少,为什么我的业务会比别人做得好那么多呢?
   老板想不通,老在没事的时候抓挠他头顶上那几根稀有的毛发。一次又一次的冥思苦想,该想个什么办法把小杨的收入降低下来?他已经比别人高出很大一截了。
   在某一天的清晨在家里洗漱,看着那油光发亮的光秃秃的头顶,突然脑门一亮,对了,就这么干了,把他的奖金砍掉。说是要平衡公司里员工的情绪,因为我一人独高,对大家不平等。
   我急了,不行啊,咱一个打工的,都是为了能多挣俩钱,再说我拿到的钱跟我给公司创造的效益是成正比的啊,除掉所有费用,我拿纯利润的10%也不过分啊?凭什么不给我发奖金,奖金跟提成有矛盾吗?想当年邓小平搞改革开放的时候还说了: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以先进带动落后。难道我们伟大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错了?还是这个理论放在我们公司不合适?
   老板顿了顿,捋了捋脑门上那几根艺术家的头发,还清了一下嗓子,打起天下乌鸦们惯有的腔调:“小杨,要从长远利益着想,虽然你的业绩有些提高,也为公司创造了一些利润。但你并没有付出多少辛劳的汗水。况且你的收入已经比别人高出很多了,你看办公室的赵师小王,比你来的时间长,干的工作不比你少,他们拿的是多少?所以,奖金的事就算了吧。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我晕了,看来小平同志又错了,因为他说过“不管是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看来黑猫抓到老鼠要想吃肉还得把自己漂白了才能吃到。我付出多少汗水与我能创造出的效益有直接的关系吗?企业的宗旨是什么?不就是要创在出效益吗?我能用最小的成本创造出最大的效益也错了,只因为我没有去历经风雨,没有去接受那烈日的煎烤,没有像那些搬运工一样把汗珠子摔成八瓣砸到自己的脚上,所以我错了。
   在我之前的那些业务员开着公司的车,整天的在外四处奔跑。虽然没能创造出多少效益,但那也是劳苦功高,精神可嘉的。看来我真的错了,不该比他们那些资历老,年龄大的人拿得多。
   这样一想,我也就释然了,虽然灵魂依然在纠结。老板都不操心,我一个小打工的着什么急哟。做好自己就得了。
   天道酬勤,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深信这个道理。事实也证明了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多年的漂泊,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上原本没有穷人,只有懒人。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只要不闲着,总会有自己生存的空间。之所以还有很多人没有成功,只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定位好自己的人生,根本不知道自己生活的目标在哪里?该朝哪个方向去奋斗?
   ......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了半年,清晨冰凉的寒风,告诉生活在这个春城的人们,冬天来了。
   我依然每天骑着电动车沿着这个城市新开挖来修轻轨的路线穿行二十公里回家,上班。依然每天在办公室里敲敲打打,看似更清闲了,除了偶尔到外面会见客户。业务经验却更加纯熟了,以前每个月只能为公司创造出1万左右的纯利润,现在每个月的纯利润基本都在2—3万。
   我脸上的笑容跟着这明媚的天气在跳跃,这昆明真好啊,让我漂泊了多年的脚步终于停下了。虽然每个月结算提成的时候,心里依然会纠结,老板还是会找各种理由来克扣我的提成,要么是跟我争抢客户,要么是无端的提高成本,要么是让我承担仓储费用,每个月总会找到他的理由。但是不管了,扣吧,想扣就扣吧,反正你扣不完。
   于是乎,我每天都哼着小调,眺望着窗外拔地而起的一座座高楼,看着那跳跃式增长的房价,美滋滋地想:涨吧,涨吧,爱涨你就涨吧,总有一天我还是会把你搞定,计划在2012,在大自洛阳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呢然还没有把地球解决掉之前,搞定一套房子,这是一个男人的名片。那咱也算是成功人士了,拼搏了三十几年,终于要把脚迈进这城市的门槛。
   然而我又错了,我忘记了我是个容易犯错的孩子。或许是在某一天吧,我的笑容不小心搁伤了老板的某根神经,让他坐不住了。一样的平台,一样的资源,为什么别人做不出业绩来?公司成立了十几年,虽然还是如鸟蛋这么小,但前前后后不知道进了多少人,为什么都没有小杨做的好?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于是反复的观察,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在他那偌大的办公室里踱着方步,反复捋着脑门上那几根可怜的毛发。这样不行,肯定不行,还得想办法把他的收入再降下来,他一个人的收入够我发好几个员工的工资了。于是紧急召开了一个会议,关于公司销售人员的提成方案出台了,简摘如下:提成从原来纯利润的10%降到5%,而且必须保证销售纯利润在15000元/月,超过25000元/月提成6%,超过30000元/月提6.5%。以此类推。
   我的收入骤减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心凉了,拔凉拔凉的。
   这个四季如春的土水,居然会养出这样的人来?害怕员工为他赚的钱太多?这又让我想起了一个错误的成语:聪明绝顶。看来他那个光秃秃的头顶算是白秃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明白人。我拿到一千块的提成要为他创造出一万块的利润来。我拿到五千的收入要为他创造出三万八的纯利润(我的底薪一千二,不管吃住),这都过分了?!
   或许因为我的智商太低,一直都没能想明白,或许是我没有一个光秃秃的头顶,算计不出这个复杂的利润分成,或许是因为我无足重轻,有我没我对他无关紧要,又或许是我离开这个庙门将无处讨饭。一次次的来触碰我的心灵底线。这次我笑了,不再难过,脸上的肌肉抽蓄出一丝笑容。要不是感觉有点蛋疼,我相信我会笑出声来。这要感谢我的三岁的儿子,是他让我明白了这些事理。儿子天真烂漫,虽然还不曾理解这个社会,但在他的世界里渐渐的也会有了些自己的意见。但我是他爹,我有权利扼杀他的任何意见。若等他再长大些,恐怕想把他怎么样就没那么简单了。相反的我做事情可能还得征求他的意见。
   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这不是爷能管得了得。从此,一个计划在心里慢慢酝酿。哪天爷一个不高兴,拔竿而起,反就反了,爱咋咋地。于是我开始“颓废”,为了我的计划我在预谋“颓废”,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懒惰的一个借口。我感觉我在慢慢的挥霍我仅剩的青春。蛋疼,心更疼。幸亏思想并没有没落,只是不再会热心地去开发新的客户,从此同学群里每天都能看到我在废话连篇。然而业绩并没有随着我的“颓废”而下滑,我有点急了,老板可能更急。我很担心他脑门前那几根稀疏的毛发被他再捋几下,再也遮不住那光秃秃的头顶。那我可真的成为大罪人了,罪名曰:破坏老总的光辉形象罪。我等良民哪能吃罪得起。我又开始纠结了,这次是我自己给自己找的不痛快。还在心里跟自己争辩,我已经颓废了啊,咋还能这样呢。
   冬意渐浓,早上行色匆匆骑车赶路的人们,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寒流来了,赶在2010即将结束的时候,给了生活在春城的人们体验了一把冬的味道。
   12月5号,我在公司已经呆够了两年零一个月。出纳(老板娘)很大方的说了:“小杨,你在公司已经满两年了,从现在开始,每个月工资给你增加一百,给你1300”。
   我忙不迭声地说“谢谢,谢谢!”就差点要给老板娘鞠躬弯腰了。两年了,七百多个日夜,工资终于能拿到1300了。这让我感到很是意外,我没有要求加工资啊?怎么就突然给我涨了呢?一个我们中午热点水洗饭盒(我们午餐自带)都要把电磁炉按掉,不准热的资本家,居然也会主动给员工加工资?难道这是个阴谋?
   寒流过后依然是明媚的阳光,老天没有辜负它给予昆明“春城”这个称号。午后休闲的人们七手八脚地拔掉自己的外壳,展示自己最自然的美。于是,彩裙飘舞,美腿飞扬。但我已无心欣赏这路边的风景,我的提成拖了20天了,老板还是很忙,没空跟我细算。尽管我已经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但是具体的每一笔生意的来龙去脉他都要一一落实。
   平安夜过了,上千的警力维护着疯狂的年轻人们在金马碧鸡坊留下了几吨的垃圾之后悄悄散去了。圣诞爷爷坚挺地站在商家大门口,眯着双眼盯着人们鼓鼓的钱包。新年的钟声,一次次地撞击着我脆弱的灵魂,又一年要结束了。
   12月27日(礼拜一)老板终于召唤我了,给我细算我的提成。结算的单子,我已经摆在他的办公桌上20多天了,中途算过一次,说是还有几笔款子需要落实一下。一直没发,我也习惯了。拖着别人的钱不给这是他做人的特点,不分内外。迈着沉静的步子,我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快步走到他的老板桌前。这个月做得最好了,除干打净,为公司挣了34768元整。几乎占到这个小公司三分之一的月收入了。按现在的提成方案6%决算,我也能拿到手2000多。
   老板把本月的结算单子递给我,带着惯有的微笑说:“仓储费就不要你承担了”。好像给了我莫大的照顾。销售人员卖东西还要承担不明不白的仓储费用?我还真的没有听说过。我正准备唯唯诺诺的给他道谢。但看到了结算单子后面的34768-15000=19768,我傻眼了,忙问这是什么意思?老板解释:“这是一个基数,就是说做到15000以上的纯利润才有提成,这15000就不能算了。可能之前我们对文件的理解有点分歧。再说我觉得一个月做15000的纯利对你构不成压力,你要是在努力点,一个月做4万或者5万根本不成问题。
   我只是感觉天旋地转,晕了。那丝不易觉察的笑容僵持在脸上,脸色突然变红,只感觉浑身的血液沸腾。我慢慢地弯下腰,哥不是在找砖头,而是紧紧地捂住下体,感觉真的很蛋疼。争辩已毫无意义。我深深的做了一下呼吸,尽量的平稳住自己的情绪,冲动解决不了问题。我说我还是请张师和李师来帮我理解一下吧,因为当初指定这份提成方案的文件,就是征求了他们的意见。我用那双微微颤抖的双手点着了一支香烟,并深深地吸进一大口,想借此缭绕的烟雾,暂时掩饰一下我绯红的脸颊。
   然而我又错了,尽管平时同事关系相处得很融洽,但得罪老板的事情,又有谁愿意去做?更何况这与他们的利益无关。
   手下的兄弟听了甚是为我感到忿忿不平,说要找他理论去。太没天理了,自己制定出来湖北癫痫专科医院的文件时隔俩月就要推翻,上两个月决算的时候都没有说要扣掉这15000呢,难道这个月做得最好又错了?又超出他的心底承受底线了?
   最后这位兄弟帮我分析了:老板能做出这个决定肯定是相当的艰难,相当的纠结。看着我的这份提成结算单子想啊,想啊,想,始终找不到一个比较合适的理由。某天的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9月份拟的那份提成案,于是,“啪”的一声,一拍脑门“好,就这么办了,我来跟他玩玩文字游戏,反正文件上也没有结算公式,最终还都不是我说了算”。一个恶方毒的计划就此诞生,一个困扰多时的心病就此解决。
   这夜他睡得异常的踏实。留下我独自在暗夜里捂着蛋疼。这让我想起了赵本山小品中的那只会下蛋的公鸡,为了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产蛋而左右徘徊,还憋得满脸通红的场景。
   年轻人的脑子就是好使,这么一想,我也释然了。算了哥不去计较了。出走是迟早的事,只是他逼我把计划提前了。
   走出这扇门,哥依然会活的很好。哥累了,不玩了,因为哥玩不起。
   别了,2010;别了,昌胜。
   ……

共 449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