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天涯】秋雨淅沥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推理
无破坏:无 阅读:2386发表时间:2014-05-30 15:55:09 秋雨淅沥,没有预约。   雨携着风,风伴着雨。枝头的黄叶终于抵抗不住风雨的撕扯,簌簌而下。一片落叶,下意识的用衣袖揩去叶面上的雨水,那错综交叉粗细缜密的脉络清晰可见。我端详了许久、许久,这样的叶片,我在春天里见过,在问医“心病”的路上见过……   龙年的第一个月快过完的那一天,我独走在村后的路上 。一辆黑轿车从身边驶过,透过车窗我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多年不见了,她是小时候同村长大的邻家姐妹,她知道治疗“心病”的地方在哪,因为她曾经过。突然间,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向车子猛挥手!可是来不及了,车子已走好远了。我马上拨通嫂子的电话让她帮我打听邻家姐妹的电话号码。辗转打听,晚上我有了邻家姐妹的电话号码,也问过医生去时要走的路线。   第二天,我真的去问医“心病”了。接下来,拿药、吃药、检查、注射高剂量激素药,所有的程序一样儿不少。   问医路最难堪的是坐车转车,二月十二日尤其让我苦不堪言——那天大女儿准备下午返校,乘上午在家能帮我照看小女儿,让我赶紧去打针。坐车来回100里,算好的时间12点前完全能回来的。不巧那里有村子过庙会路上堵车,公交车过不来。我从11点等到下午2点,才拦住一辆从庙会那边开往安阳的顺路车。车主开价捎我20里10元钱,我没还价,心想我得赶时间回家再加10元钱我也坐!坐在副座上,随便攀谈了几句,车主满嘴的酒气让我有些提心吊胆。坐车约10里即到安阳东环路了,我要求下车,车主说,这一带没公交,出租车也不多,你下去就后悔啦!我说:没事儿,这一带我哪都熟悉。真是有些后悔,环城路徒步10里左右居然没一辆空出租车!看着时间已经3点了,我焦急的打电话给大女儿:“收拾你的用品,把你妹妹送邻家看着,你赶紧坐公交返校吧,路上还得换车,别赶不上末班。”女儿说:“没事儿,大不了明天返校,我一定等您回来再走。”   我一边快步一边四处顾盼,离最近的公交站牌据打听还有十来里,搭不上车我只好步行!路边的树尚未成荫没遮挡住的阳光蒸发着我的汗水。我自语喃喃:这么赶忙究竟图啥呀?一个女人没有儿子是罪过吗?这么高龄却为了生儿子奔忙与寻医问药的路上,多年的“心病”啊,仅仅是为了女人的虚荣吗?不!是为了某人对我的讥讽嘲笑!是为了十年来我曾经受过的苦难!   四点多终于到家了,我拉住女儿的手有些难过:“孩子,耽误你时间了,妈妈此举也许是个错误,可妈妈不甘心放弃,你能理解吗?”女儿握了握我说:“别想那么多,只要您开心就行。”女儿啊,但愿我会开心!开弓没有回头箭,此刻我好比踏在离岸的船上,彼岸茫茫我别无选折只有飘摇前行了……   有了这次坐车不方便的经历,我决定改路线骑车去接受医生隔日一次的注射治疗。那是一条新修的大道,还未投放使用,路上车辆很少。每次去,我都会挨着大道中间的隔离带行走。隔离带里长满花草与小乔木。那开在早春的无名花艳艳的绽放着芳香,小乔木上点缀着嫩嫩的叶子,无处不见的生机哟,如若我心:希冀伊始,好梦伊始!   农历三月廿八,我被检查有“结果”了,医生说,对于我这种体质有如此的“结果”是奇迹,凭她经验判断8北京什么医院能治癫痫病0%我会如愿,一定要好好把握!猝不及防的喜悦哦!有句话咋说来?:幸福就像花儿一样美!那天回来,一路上我右手扶着车把,左手抚着隔离带里的花草乔木,车轮嗖嗖声,抚摸花树的啪啪声,交响着我的歌声“……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啊,年轻的朋友们,美好的明天属于谁?属于你属于我……”,那天我没记得过红绿灯路口,没记得路上有多少车擦肩而过,我只记得我一路好顺风!   第二次确定“结果”的那天,天下着雨,本来不打算去做了,也是借着大女儿在家帮我看小女儿,最后还是冒雨去了。“结果”的结果如初,80%能如愿!回来的路上头发被淋湿了,我干脆仰天沐浴,淋吧淋吧,天啊,我正和你一样 喜极而泣!多少的苦难多年的盼望但愿会换来“如愿”!心中打翻了五味瓶,我已经分不出是苦是甜是痛是乐!   毕竟还有20%的犹疑!整天把自己关屋里,闷着忧着。除了去看医生,每天看着表接送孩子是我唯一走出大门的动力。担心失败亦候盼成功。在这段时间里,我拜访了高中的老师,拜托她严加教导大女儿。拜访了幼儿园的园长,说明了我的实情让她多关照我的小女儿。拜访了王老师,和她曾几次深聊关于我关于孩子的故事。我盼着好的结果做着好的准备,需要安排的事项一一安排妥当!   隔日一次注射激素药例行不误。第三次做“结果”确定,也是大女儿放月假的时间。那天我连做三次检查!这反常规的情形我已预料出之前所担心的结果!   果真如此!希望之好梦在一刹那破灭了!一种难名其状的痛吞噬着我!我想哭!我武汉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羊羔疯好想像电影镜头里的情景那样——站在高山顶向四处呼喊——命运啊,你为什么这么作弄我?为什么给我开这么大的玩笑!这件事情虽然只有我、夫、园长、王老师、大女儿、医生六个人知道,我还是担心被笑话!命运啊,你体谅过我的忧愁吗?!电话铃响了:“妈,该回来了。结果如何?”我强忍着眼泪:“和担心癫痫病为什么容易发作的一样。”话机那头传来女儿急切的安慰:“妈,没事的,没事的,路上小心,我们等您回来!”   还是走在同样的路上,还是隔离带里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不同的是它们自顾兜售缤纷,没有谁看得见我的眼泪。路过水果行,原计划买些水果回去的,此刻没了那份心情。倒是路两侧棺材店前摆放的大小不一水泥打制的木板制作的棺材、花花绿绿的花圈让我多看了几眼,也许那里边的某一个就是为我打制的!   万念俱灰!   晚上,夫下班回来,他知道我今天要去做“结果”确定的。看着他我无言以对,他坐在沙发里许久许久,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不争气!”仅仅是三个字哦,我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悲痛已夺眶而出!这样的结果不是我想要的,所有的人可以嘲讽我,夫你不能!为了这件事,我的头发白了许多,左上胸痛了好久了,你是知道的!祖宗坟前念叨过了,奶奶庙里许过了,菩萨庙里求过了,现在科学讲究过了,今天的结果我够伤心难过了!   别人可以说得此结果是我作孽了,你不能!我作孽了吗?对你的家人,你奶奶在世时每年过生日我都会备一份礼物送她,平时为她买药买好吃的无数,你知道的!你的父母不喜欢我的女儿们,可逢年过节日常里我从不少孝敬他们,你是知道的!如果说不孝敬老人,唯一对不住的是我的妈妈,兄妹几个没给她买过任何礼物,还经常花销她的退休工资,你是知道的!走在路上,宁愿让孩子少吃一根热狗肠我也要施舍钱给乞丐,你骂我晕!洧川赈灾我尽囊所有都捐了,你说我泥菩萨过河还装大蒜!我感觉自己够善良了!要么,是我前世作孽了?前世我会是谁呢?——我是横行乡里的恶霸?我是草菅人命的狗官?我是图财害命的劫匪?我是……?如果我前世作恶多端,轮回王为何不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为何要我今生受此磨难?为何?任眼泪泛滥却流不尽我对前世的懊悔——为何不作孽多些好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翻身?   转眼到了学校放暑假了,我决定假期里带孩子回近千里的老家看看,看我生长过九年的地方,看养育过我九年的姥姥,看我年迈的妈妈。也许今生就见这一面了,——我对未来作了最坏的打算!   巧的很,在云南做生意的姐姐早起到晋城,我则下午到了晋城!看到我的模样,她批评我思想守旧自找苦吃!待见到妈妈和姥姥,我一样挨批评!唉,你们的批评是在心疼我,可你们知道我心中那最坏的打算吗?此次回来我可能是和你们作永别的!   逗留十天,赶紧回来安阳。慎重起见,几次确定。共同的结论:我得迅速终止“结果”,像我这体质年龄终止“结果”风险最大!我没想太多害怕,很平静,任何风险结果对我都是一种解脱!   把我攒了二十年的“古董”拿给大女儿:“这些你们长大后分,别转手。银行卡的密码你记着,里边放着你上学的杂费,你爸爸粗心只能靠你记了。如果万一妈咋了,一定照管好你的妹妹们,要懂得长姐为母的道理。如果有一天我咋的了,记得把我初中时的书通通烧给我,妈遗憾当年没好好上学……”此时,我和女儿已是泣不成声,“别说了,不会有事的,妈!”女儿给我递来纸巾。   接下来几天,我交了幼儿园后半季的学费,拜托了园长和幼师;买回来两个新书包,这也许是最后送给女儿们的开学礼物了;我打电话约王老师在纱厂路等我,我要拜托她严加教导我的女儿,离开学还有20多天,我等不及。最后,我才告诉我的哥嫂我要去医院了,之前我没跟他们说过我的事情。所有的事情基本都安顿了。最最后,我嘱托夫:不要太辛苦,注意身体,注意安全,看好咱的女儿们!——我就是在安排后事!   8月5号天下着雨,我不晓得天在为我惋癫痫患者持续抽搐的处理方式惜而流泪还是为我送别而流泪?我不晓得。女儿们把我送到大门口,我独自带了装有衣物背包,骑电车去医院做引产。夫没去,他宁愿让自己老婆作难也不会让朋友扫兴,他给朋友捧场子去了!多少年来,我就这样独自种植独自收割独自苦乐着生活,夫是个冷血动物!后来嫂子在电话里责怪他,再后来他才去了医院。   痛彻心扉的经过我不敢再回想,它将永远屏蔽在我的记忆深处!曾经在春天里的希冀,本该在深秋收获圆满的,就这样无声息的夭折在炽烈的夏日里。一直标榜自己“勿以恶小而为之”的信条在这件事情上像跳小丑似的滑稽可笑,这就是做人的事不由衷!似狂风卷绿叶,人只能看到叶子飘落时的无奈,怎会体味到树身与叶柄的疼痛呢?   8月8号,一个吉利的日子一个祸不单行的日子!在医疗室里,手术床前,我的腰部竟被摔得皮开肉绽,祸首是医院那隐患医疗设施!当时血流成溪,主治医师吓得脚忙手乱,不是帮我包扎,而是赶紧擦地板上的血!听到刚才摔倒的巨大动响护士长赶来了,这才为我消毒止血做破伤风疫苗皮试。我竟是过敏体质,只得脱敏注射!一整天医师和护士长都对我格外客气,我明白咋回事。我明示:放心吧,我不会拿这意外跟医院算账的,不会给你们找麻烦的 。我只当是上天在教训我或有的孽行!   8月10号大女儿要返校军训,家里没人照看小女儿,我必须在9号出院回家。医师护士长都不同意,怕我严重的伤势出院后流汗感染,那时温度37’。我保证:出现啥情况我都不会牵连医院!九号下午我回家了,看见我背后的伤势,小女儿顿时吓哭了!大女儿用手机拍下伤势给我看:“哇,妈天天念叨王老师,就连受伤也要受个‘王’字。”看了手机里的伤情,真是个斜体“王”字!我怒斥女儿:“臭姑娘,居然打趣你老妈?”女儿笑了,我也笑了,我笑而怆然……   家里本来计划装空调的,因为破灭的希望搁浅了。包围在37’、8’的高温里,背部的伤势需要选择体位需要避免流汗感染,我无法形容那40多天是怎样……   风在摇曳,雨在淅沥,枝头黄叶在簌簌……   我若有所思地将手上的黄叶抛向雨里,哦,再过三天就是“立冬”了,这雨也许是今秋最后的一场雨吧?   这雨会是今年最后的一场雨吗?这雨会是今生最后的雨吗?   (写于2012.11.)      共 42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