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老孟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推理
摘要:老孟是我在云南做市场时,认识的一个女老板,从她身上,可以看到云南人经典的性格,同时还有她个性的狡黠,利索,诚信,人情味。我被她骂过多次,但事隔多年,我还是想念她。不知道她是否安康,我祝福她。 认识老孟那年是一九九九年,她六十岁。   她在昆明市的锦华商场边上开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专卖店,百汇商场有近四十平米的专柜。   六十岁的老孟是风风火火的来来去去,看起来只有五十岁的样子,穿衣服非常朴实,和菜市场的大妈没有任何区别,她是个一米五左右的小个子,说话连珠炮一样,你得认真听,才能跟上她的思维。但她家的买卖全靠她打理,那时候她带着大女婿,小女儿雄心勃勃地在大商场,连锁超市的双面夹击下,硬生生在云南市场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老孟家做有正规批文的医药保健品生意,由于她有技巧,有方法,会借鸡生蛋,生意是越做越大。一九九九年春天,我凭着别的厂家的电视广告,第一次走进她的店里。她在那个狭窄的办公室里接待了我,看了我做的产品的国家批文,听了我的市场推广方案。我告诉她,我们的产品在云南市场启动比较晚,其他省市已经遍地开花了。总公司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段十九点半做的十五秒硬广告,《家庭》,《女友》杂志都有彩色插页广告。云南省的物流通路铺设好,我们也会逐步投入广告。   老孟当即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要给她两家店铺同时上货,且保证不能断货。其二,我们的广告里,必须把她家店铺作为首推网点;第三,押下批货结上批款。我对第二条提出了异议。因为我要首推销货量最大的昆明百货大楼,渐次有金龙百货,樱花购物中心。实在不能首推她的店,我说了各种理由,才说服她我的报纸广告上,至少有一半数量把她的店铺排在前三位。供货价商量好以后,她又要我将促销费结算给她,她给营业员。我当即表示我们没有促销费,只给自己的促销员发效益工资,我可以给她派促销员,她立马不同意了,说促销员围在店里,顾客都到不了跟前,透着精明和狡黠。   下午回公司后,居然发现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我的库房和财务室那套房子居然还和她在同一个单元,她看见我,端直叫我上她家去认门。进她家,非常闲情雅致,阳台上有鸟鸣,客厅里花草茂盛,就她和先生两人同住。她先生已经退休了,过着闲云野鹤的儒雅生活,三句话离不开书法,离不开花草,不事稼穑的一个人。老孟看上去则是十足精明强干的女商人,老孟快快地和我聊了几句,就让我赶紧回去休息。   然后几次都是她下班走到我门口,直接敲门来找我解决问题的,一次是我公司业务员给她送货晚了半天;一次是消费者去她店里找事的,我们一商量好解决方案,她立即转身就走,一句话没有,水也不喝。   我第一次被老孟骂,是公司夏季的货款回收,我月底的某日十点左右给她电话,她说:“我不在店里咯,改天我给你电话。”因为当月的回款任务,鬼使神差,基于原来在国企时对客户的躲账的认识,我就直接去她公司找她,试图见面沟通,争取她理解,赶紧把货款结给我。当我刚出现在她的店里,她在里边一眼就瞭见了我,出来劈头盖脸就发火:“你来整哪样?看我在公司没得?看见了,我在,我就给你钱了?我马上要出门,我如果安排给你款,我会通知你噻,格对?你该整哪样整哪样。不要在我这了杵着啰!”见过这么厉害的欠钱者吗?我是一句话没说,被骂了一大堆。真是倒霉到姥姥家了。   我是气咻咻地走了。发誓这老太婆下次要货,也不要给她及时送了。第二天早晨,她电话来了,让我整理好之前所有的送货单,中午去财务那儿拿钱。我去到店里时十一点,她小女儿立马核对了票据,把款付给我。我离开时不到十一点二十分,老孟的倔强和诚信,又让我感叹了一把。   其后不久的一日黄昏,她先生在我们窗外的草地上来来回回的踱步,看着还有一些焦躁,我出去问他情况,他就抱怨那疯婆子把他撵出来了。我劝了他几句,就回到楼里,想了想,还是决定上去看看,老孟正生着气,我劝她让她先生回家吧。她说:“他一天到晚在家玩鸟,让他买油,三天了,都不买,要他整哪样?他爱去哪里去哪里……”我看我实在也是劝不了,只有找了个理由自己溜了。   转眼到了秋天,她找我借用我公司的小伙子,去押车给她搬运东西,她腾出一套房子,装修给小女儿结婚用,女婿家经济条件一般,人很能干,老孟出房子,出装修,对小女婿还格外尊重。她给我说:“唉,两个年轻人能合在一起(性格和谐,三观相同的意思),小伙子人很好噻,咱做老人的,就帮一把。他们过好日子,就可以了噻。格对?”又增加了了我对老孟的敬佩。   那年秋天的某个周日,女儿惯例给我打电话,给我讲她的一个梦,梦见我在桥上走远了,她摔倒了,膝盖都流血了,我也没有听见。我听得泪流满面,立马买机票回去把女儿接到昆明上幼儿园,电话员负责每日帮我接送。   在某个黄昏,居然发现在窗外玩的女儿,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我把公司的小姑娘,小伙子,兵分几路派出去找,我也在西站附近的交通要道查找未果,回到公司时,我走路都是晃晃悠悠的。小伙和姑娘们陆陆续续都回来了,都没有找到。老孟也被惊动下来了,她忙着叫来了大女婿,跟我要女儿的照片,准备找警局的熟人报警。正忙着的功夫,我的那个宝贝女儿,小冤家居然从相邻的楼里出来了,她跟着小朋友去人家家里玩了,我脱下皮拖,就是一顿暴打。我因为惊吓过度,不想吃饭,犯恶心。老孟硬拽着我和女儿去她家,给我盛了一碗粥,看着我喝了,才放我回去。我感受到了老孟精明冷漠之外的人情味。   那年冬天,老孟的车在公司门口被偷了。我知道了赶紧上去看望她,她倒是轻松,骂了偷车贼,告诉我她已经报警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警察找不回来,她就找保险公司索赔了。我那时候根本还没有保险意识,我又暗暗佩服了她的远见。   老孟的生意,倒是四通八达,还做着批发地州的业务。为协调我公司地州经理对老孟把货批发到人家市场,没少费周折。玉溪市场经理上报总部,总部发文,主要内容如下:“……玉溪市场经理某某某,没有充分开发玉溪市场,致使昆明经销商批发货下去,处罚玉溪市场经理冲货额的70%;处罚昆明公司冲货额的30%,承担管理不善的责任,以示惩戒。……”让玉溪市场经理上报冲货额,一下就没消息了。后来再没有市场经理上报市场被冲货,老孟到底有多少货批发下去,谁也不知道。各走各的渠道,各挣各的钱。反正她把货整到哪里去,都是“云南专卖”。   不留神,她把货整到贵州去了,贵州的市场经理,倒是个聪明的,没上报总部,直接带着货找到昆明,害得我们又请人家吃饭,又陪人家逛世博园、云南民族村。过后赶紧找老孟,老孟才掐了那条线。   我们就在这种一言难尽里处了三年,享受她的关怀,忍受她的各种“骂”,公司的年轻人私下给她取了个外号“孟婆”,呵呵,都知道她不好惹,不敢惹。   后来,女儿要上小学了,昆明是小数民族地区,本省孩子的高考分数线比其他省份低几十分,教学质量也低一些,我不得不放弃云南市场,带女儿回咸阳上学。   临走去和她道别,她说了一些鼓励我的话,把我喜欢的他老公那本《人事经理职场笔记》,提议他老公送给了我。   在那边成家的李师傅每年回陕西探亲时,我们都会一起吃饭聊天。我知道街道都扩建了,夜市也取消了,菱角塘小区附近的很多店铺都变了。李师傅不认识老孟,我无从知道老孟的情况。   我不担心她的生意,我只担心她的身体。   我离开那年,她六十三岁,今年该有七十八岁了。 郑州儿童癫痫专科医院癫痫病的有效的预防措施都有什么随州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贵阳癫痫病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