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晓荷】神秘的泡泡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修真小说
我住的小城气候很怪,夏天时雨水多。   有天傍晚,天上飘来了一片乌云,如连绵的山峦压在头顶,大地昏暗了下来,接着乌云便化成了一场雨。那场雨先缓后急,老天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昏天昏地的咆哮喧泄了一通后,暴雨骤止,大马路上积满了深深的浊水。   月亮从云层中跳了出来,被散乱的云遮挡着,月光忽明忽暗地泼洒在大地上。走出酒店的大门,扑面而来的风中夹杂着腥臊。我谢绝了朋友相送的美意,踉踉跄跄地钻入雾朦朦的腥臊中。   经过公园的南门时,一阵孩子们的欢闹声传到了耳中。南门口有个巨大的高台,远看是个圆形的高台,靠近它时又像弯身摆尾的巨鲸,或是盘旋扭曲的蜗螺。怪模怪样的,很难说清它究竟像什么,也常有人为此而争得面红耳赤。高台子的模样怪,倒是很吸引人,晴好的晚上这里常挤满了玩耍的孩子和休闲的人们。   在这个昏月的夜晚,仍有个女孩子站在上方的高处,一手拿着塑料瓶,另只手上拿着塑料的圆环,圆环饱沾到瓶里的液体后,迎风挥动,一串串气泡泡便接连从圆环里飞了出来,忽高忽地地随风飘舞着。   气泡没飘上几步远便散了开来,有快有慢,有上有上。一时之间,孩子的面前全是或大或小的泡泡。在灯光下映照下散射着五彩的光茫,像是发光的荧火虫,又比荧火虫大了许多,漂亮了许多。   旁边的那些孩子看到这耀眼的气泡,便欢快地跳着,跟在气泡的后面追着,想把气泡抓在手里。时常是小手刚碰在晶亮的气泡上,气泡便爆裂了,随即一股清凉的气息从稚嫩的小手传到心里。   “可笑,吹泡泡也能这么高兴?”我忍不住发出了声,借机吐了口酒气。   “哼哼,你这人是谁,也想管我们?”那些孩子不乐意了,停下了追气泡的脚步。   “不知道现在正流行吹泡泡吗?大叔。”另有个孩子不屑地瞥了我一眼,他把我当成了油腻大叔,不知道眼下流行的是什么。   “别理他,一个喝多了的醉鬼。”另一个孩子凑到了我跟前,闻了一下,随即厌恶地皱起了眉头,不停地挥着小手想驱走我。   站在上风头的重庆治疗女性羊角风哪里最正规那个女孩子始终没有理会我们。月光虽是亮的,月色却是朦胧的,隔了几步远我难以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她一直不紧不慢地吹着气泡,串串气泡在匆匆地随风飘动着,在她的眼前形成了连续不断的滚滚泡流……   我想和孩子们再辩上几句,但酒劲突然涌了上来,连抬头的力气也没有了,便不由自主地倒在高台上。我只记得倒下时,天色又暗了许多,天上的云在遮着月,月亮像是羞答答地躲在了云后。   “醒醒,醒醒……大维醒醒。”睡得正香时,一阵急促的叫声把我吵醒。我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瀑布似的长发垂下来遮住了那人的半边脸,露出的半边是暗淡的白色,不用看我也知道是老婆小悦来了。这么晚了,也只有她会来找我。   环顾四周,我正躺在南门高台的斜坡上,也就是大鲸鱼尾部的位置。   我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发烫,不用问我也能猜得到,在我睡着时,小悦肯定又偷打了我的脸。她常选在我昏睡时下手,这是我醒来后她亲口承认的。“你这么喜欢酒,喝醉后就什么也不管不顾了。看到你醉酒的样子,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打过了我,还能让我不忍还击,反而要感激她。唉,谁让我管不住自己呢。   “唉,那些孩子呢?”我抬头向孩子们玩气泡的方向看去,那里一片静寂,昏月暗淡,哪还有孩子们的影踪。   “什么孩子?”小悦惊惧地问道。   “刚才有一群孩子在这里吹气泡、追气泡的。”   “没有啊。我找来时,只有你躺在这里。再说刚下过雨,谁放心让孩子跑出来?”小悦疑惑地看着我,那眼光里分明是在怀疑我的脑子里是不是出了毛病。   我猛地打了下激灵,心里一抽,想起了人们传说的这地方常闹鬼,我便不想再多提起此事。说多了,会让小悦无端地担心害怕。   站起来后,我伸了个懒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不早了,回去吧。”   那天夜里,我又梦到了那个吹泡泡的孩子。在梦里我真切地看到了她的脸,那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容貌清秀,一头长长的头发飘动着,发梢还是黄的。      一   周末的傍晚,小悦问道:“今晚没事吧?没事陪我跳舞去。”这段时间小悦迷上了广场舞,说是坚持下来后能保持身材的苗条,好多女人常在公园里跳着这种舞。我很乐意陪她去,小悦和别人一起跳舞时,我可以趁机在公园里的各处走走。天天坐在办公室里,我很担心不断变粗的腰身,有时随手在肚子上抓一把,便是满手的肥肉。   周末难得能闲下来,好多人便抓住了这个空闲来锻炼。公园南门那片地方人影恍恍,老年、中年,男的、女的,还有欢叫的孩子们布满了那片地方。   咚咚的鼓声有节奏地响着,小悦早跳到了舞动的人群里。随着鼓点的响声她也扭动起来。在夜色的大幕下,一个个扭动着的倩影时而柔软优雅,时而弹性十足。小悦跳着舞时还不忘笑吟吟地看向我,那动作似在嘲讽又似在得意地看着我:没人陪你了,看你怎么办?这当然难不倒我,闲下来的我正好可以四处走走。   平时我会沿着公园里的小径走上一圈,那天我又想起了玩泡泡的那群孩子。我还记得小悦说过的那句话,雨后谁家的孩子会跑出来呢,我想搞清事情的原因,看看还能不能找到那些孩子。我相信那不会是一场幻觉,幻觉怎会如此清晰呢?便信步走上了南门的高台。   高台上挤满了人,孩子们更多一些。有的顺着坡道在玩着滑板,滑板飞速地向下冲去时,旋转的轮子发出五彩的光,如流星般地飞速闪过,这让我想到了哪吒脚下的风火轮。高台最上面的风大,当然也少不了借着风势吹泡泡的孩子。   那些吹泡泡的玩具是从公园门口买来的。卖玩具的生意人大多是附近的土著,他们的土地被征用后,许多人便做起了这样的小生意。每天晚上他们会把摊点设在公园的门口,五颜六色的玩具把摊位扮成了一片色彩斑斓的世界。孩子们看了,由不得不他们心动。好多孩子买了能吹出泡泡的小瓶子,里面装着未知的液体,有人猜是洗涤液。液体粘而滑,用特制的小圆环沾上后,迎风便能吹出串串的泡泡。   我很遗憾,在玩泡泡的孩子中没有见到那天晚上的那些孩子。其实,在那朦胧的月色下我又何曾看清每张脸。既使看清了,隔了这么多天,我又能记下每张脸孔的模样吗?犹如这眼前一样,灯光朦胧,孩子们欢叫如鹊似地跳着,跑着,哪能轻易地辨清每张面孔?   今晚,吹泡泡的仍是位小姑娘,但比前天晚上的那位要高了半头。她像个指挥家一样,均匀地让那些泡泡飞到每个孩子的面前,给每个孩子都送去了伸手即可抓到的希望,尽管这样的希望触手即会碎掉。但溅到手上的小水珠会让人感到些微的凉意,那丝凉意沁入到心脾里,会带来一种短时无言的快乐。   我正看得入迷时,一个“吉普赛人”闯到了我的眼前。那是一位精瘦的老人,穿着老旧的迷彩上衣,这样的衣服在工地里常能看到。他的脸上挂着一副滑稽的笑容,圆溜溜的眼睛里放着光茫,那种活跃热情而又不失智慧的光茫,像极了流浪的吉普赛人。他的脖子上挂满着一串串的项链,有紫檀木圆球串成的,也有的是红绳上坠着一块难辨出真假的玉石。他的两只手腕上戴着手链,一只手里还握着许多手链和项链。身子走动起来时,珠子与珠子、珠子和玉石在一起相互撞击着,发出了好听的哗啦声。   “小伙子,成年癫痫病的起因有哪些要不要请副链子?能保平安的。”吉普赛老头神叨叨地向我招呼道。   “不要。”我摇头道,卖就是卖,还故弄什么玄虚,特意用上了“请”字,好像他的链子不一般似的。心里虽是这样想着,我的眼睛却没有离开他手里的东西,一件件快速地扫描了一遍。我一直认为佩戴的东西要和自身的气质相符。我觉得我还年轻,戴上檀木的手串显得老气,戴着玉石是小鲜肉们常做的事,我更不想戴着招摇的金链子。我想,我这样的人不管戴什么都是不伦不类的,我不配它们,或者说它们也不适合我。   “也是,你还年轻,戴上檀木的链子显得老气横秋。你可以请个玉坠吗?我的玉坠是市面上正流行的款式。”对于我的拒绝,他没有半点的不满意。或许,他早习惯了这样,早猜到了会这样,仍不恼不烦地讲着自己的看法,希望我能留下一个。   在他的鼓动下,我还是选了一个玉石的手链。我觉得玉石戴在小悦的手腕上会很好看,配上她那白嫩的手腕应有冰清玉洁般的美感。老人便笑了,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不错,玉石手链,女孩子佩戴很好看。”   付好钱后,老人又神叨叨地问了一句:“小伙子,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不顺的事?”   不顺?我的脑子黑龙江治疗儿童癫痫的费用高吗里飞速地转动了一圈,最近没遇到什么不正常的,便摇摇头:“没有。”   “嗯,相由善生,气色还行。最近吹泡泡的游戏玩得很热闹啊,遇到不顺的事可以来找我。”老头撂下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又摇晃着向一群年轻的姑娘们走去,继续招揽着他的生意……      二   小悦见到我买的手串后,嘴里埋怨着我乱花钱,但还是高兴地戴上了。那天晚上,我却做了场恶梦,在梦中我又见到了那个吹泡泡的小女孩,她的脸色铁青,眼神里一副幽怨的神情。   醒来时,我的身上流出了冷汗。第二天便发烧了,吃过药后,才感觉到昏沉的脑子里轻松了许多。   我以为这样就好了,没想到夜里我又梦到了那个女孩,她仍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早上醒来时,我又像是发烧过一样,脑子里重又变得浑浑荡荡的。   难受时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吉普赛”老头,他曾很隐晦地问过我最近是不是太平。当时我被他问得莫名其妙,就没有往深里去想,难道他能看出来那些不可言说的事情?   世上有好多事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所以自古就有“信则有,不信则无”的说法。无论如何,我决定晚上再去找找那个“吉普赛”老头,向他讨问个明白。因为病在谁身上谁清楚,我觉得我这不像是普通的感冒。   晚上,我来到公园南门时,却没有找到那个“吉普赛”老头。或许是来早了,这样想着时,我便信步向公园的深处走去。   小径两旁种满了各种林木,挡住了远处喧嚣的人声,穿过林木间缝隙的声音小了许多,这里像是与尘世隔开的另一个世界。我鬼差神使般地沿着林中的小径转着,向那个土山顶部爬去。   那些小径故意修得盘旋弯曲,在暗淡的灯光下,不知不觉中我就在林子里转迷了方向。当我着急地想辨明方位出去时,前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欢快的叫声,不同的声音混杂在一起的,有老的、有少的、有男的、也有女的声音,众多的声音嘈杂在一起,辨不清他们到底在讲些什么。   听到了人声,我的心中一亮,管他们说的是什么,只要有人就好,有人就能随着他们走出这片林子。   顺着声音的方向,穿过眼前的一片林子,面前随之豁然开朗起来。土山上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个平台羊癫疯对人有什么危害??声音就是平台上的人发出的。   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站在风头的上方,正在随风吹着泡泡。无数的泡泡奔向人群里滚去,人们左冲右突,忽起忽伏地追逐着。手碰到泡泡后,随着泡泡噗地一声爆裂,大伙便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   原来大人也能玩泡泡,并且玩出的花样更多,让好多人发狂地忘我。   这里吹出的泡泡要比在南门见到的大多了,大的足有蓝球那么大,最小的也比得上成人的拳头。偶尔还会有灯笼般的巨大泡泡向人们滚来,在灯光的映照下,大泡泡发散着缤纷的彩光,这怎不让人兴奋?   这么大的泡泡让我想到了古人的抛绣球。过去大户人家的女儿到了该出嫁的年纪,挑来挑去却选不到合适的郎君,便听天由命地抛出大彩球招亲。取经的唐僧就曾抢过一个彩球,那种争抢的场面,与这眼前的情景是何等相似。受到这种欢乐气氛的感染,我也不由自主地加入到抢泡泡的人群中。   对于我的加入,也没有人感到突兀。那些人的精力还是集中在追逐气泡上。手碰破气泡的那一瞬想必是极快乐的,气泡化成的水珠沾到手上后,便会有清凉的愉悦传到心里。   我特意在人群中寻着是不是有熟悉的人,却没有看到一个。这座城说大不大,有时不想见到熟人时,会猛不丁地冒出来一个。特意想找某位朋友时,常又毫无踪影。   在人群里扫视了一番也没有让我失望,我发现了只有在屏幕里才能见到的明星,他们现在卸了妆,变得和我们普通人一样。还有好多熟悉的面孔,有官员的,也有一些公司大佬。这些人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大,跺一跺脚,常能引起一方的颤动,会让人们谈论上好长一阵子。他们无疑是我们生活中的楷模,此刻的他们全放下了在屏幕里的威严,一身休闲,倒显得可亲可敬起来。   啊不对,那个漂亮的小明星不是好多年就没有露面了吗?有人说是被人包养了,还有人说挣了钱跑到外面去享福了……哈哈,原来大伙全猜错了,没有人能想到,她会躲在这里玩起了泡泡。   卸了妆的小明星恢复了往日清纯的容貌,唇红齿白,面如皓月,如邻家小妹般的亲切。突然,一个足球大小的泡泡转动着向小明星滚去,小明星鼓起的眼睛里放着光芒,居然撅起红嘟嘟的小嘴向泡泡迎去。她可真会想,居然想到能用嘴去碰泡泡。还别说,她那样子让人觉得有说不出的天真可爱来。 共 595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