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墨香】一组钧瓷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艺苑名流
这天老太太送完外孙,在菜市场买了女儿爱吃的油菜苔,又买了一块五花肉和鸡翅,老太太今天准备大显身手,晚上外孙放学回来,做个他最喜欢吃的可乐鸡翅,中午先给闺女炒个油菜苔。这油菜苔啊,是闺女最喜欢吃的菜,小的时候,没什么好吃的,家庭条件又不太好,孩子正长身体,郭丽妈就变着方子给郭丽做好吃的。每当春天的时候,杏花,桃花,梨花竞相开放,这时候油菜花也开了,黄澄澄的一片,浓烈的香味引来了大群的蜜蜂。这时候郭丽妈就把自家地里的油菜没有开花的嫩茎摘下来,去掉皮,把几片五花肉在锅里炒的焦香四溢的时候,把油菜苔放进锅里翻炒,菜快熟的时候,再放进去一些蒜蓉,这时候蒜香、肉香、菜香融为一体,香味在炊烟里缭绕,轻烟徐徐回旋上升,缓缓的弥漫到村庄每一个角落,把小孩肚里的馋虫都勾了出来。邻院的小花这时候坐不住了,趴在墙头,死死盯着郭丽碗里香喷喷的油菜苔,不停地咽着口水。   想着闺女小时候狼吞虎咽地吃着油菜苔,满足的样子,老太太笑了,哼着小调,系上围裙,准备把油菜苔去皮,这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老太太迟疑一下,会是谁呢?还没到闺女下班的时候呢,紧接着又是”笃笃”几声,老太太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小跑的去开门,听这敲门声,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门打开了,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还没等老太太仔细打量,来人开口了:“大娘,快,快,你闺女出车祸了,我是她同事,上午她去人事局送材料,被车撞了,刚刚送到医院,医院通知家属去,郭丽爱人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就上来了,看看家里有没有人。”   “啊?怎么会这样呢?”老太太的身子颤抖了几下,身子软绵绵的,如抽了筋一般,站都站不稳了,若不是男人及时上前扶着,老太太差点摔在地上。   “大娘你别伤心过度,伤了身体,您老可要挺住,现在医院的技术可高了,你闺女不会有事的。”老太太这时脑子一团糟,只顾难过的抹眼泪。   男人又说话了,“大娘看你这身体情况,你先别去医院,去了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医院催交住院费,您先把家里存折拿出来,我帮忙给医院交上,等情况稳定了,我再来接你去医院。”   老太太一想是啊,住院要花钱,这闺女家的钱她从来不管不问,她也没有花钱的地儿。她来的时候闺女给她两千元钱,让平时买东西开销用,老太太俭省节约惯了,才花了一点,还有一千多块。临走时,她还从老家拿了两千元钱,郭丽的爹去世的早,家里就老太太一个人,老太太来闺女家,钱放家里不放心,就带在了身上。前几天用了两百块,还有一千八百块。   “我去拿,我去拿,你等着”老太太打开带来的包袱,拿出用手巾包着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两千元钱,这两千元钱可是老太太卖了自己养的土鸡和平时不舍得吃攒下来的鸡蛋,还有三亩地里产的玉米棒子。加上剩下的生活费,一共是三千八百元。   老太太颤抖着手把三千八百元交给男人的时候,男人说:“大娘,医院让先交六千元住院费,你再想想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一个农村的老太太,面对这祸从天降的意外,除了抹眼泪,还有什么办法呢。   这时男人贼亮的眼睛突然盯着形象墙上摆着的三件宝贝,那是一组天青色钧瓷,“雨过天晴润如玉,花留水彩凝成珠”想必只有雨过天晴的纯净才能形容这组钧瓷的颜色了。男人虽然不懂艺术韵味,可是这几年走南闯北,招摇撞骗,倒是长了不少见识,他敢肯定这三件钧瓷不是普通的货色。   “大娘我看你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办法,这样吧,我把这三件瓷器先拿到我们单位附近的典当行压上,能凑多少是多少,先应应急,等联系上了你女婿,再赎回来就成了。我看呀,这几个瓷器也值不了几个钱,不够的话,我再找熟人借借,大娘你得快点想好了,拿定了主意,别耽误了你闺女的治疗时间。”男人快速的说着,表情看起来很着急,这老太太更急,那可是她唯一的女儿啊。   老太太一拍大腿“好,你拿去吧,快点拿去,救我闺女要紧。”说着老太太就慌忙地找袋子装瓷器,男人小心翼翼地抱着钧瓷,慢慢的放进袋子里,一边放一边说:“大娘,你哪也别去,就在家呆着,我办完手续回来接你。”   “好好,你快去快回啊,我等着,等着。老太太抹着眼睛哽咽着说。   老太太哪里知道,这三件钧瓷是珍藏品,唯一的一组,有诗云:“钧瓷无双,窑变无对”。一个将近七十的农村老太太,不懂也就情有可原不足为奇了。这一组钧瓷,一件叫一帆风顺,一件叫官运享通,一件叫万寿无疆。是女婿的命根子,心头肉。俗话说,“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件。”这三件可是女婿托大学同学花了三万个大洋,从钧瓷厂的厂长手里弄来的。市价估计能炒到几十万,前一阵子,女婿的发小来家里看到这组钧瓷,非得让说个价转让给他,女婿硬是不依,这几件钧瓷就像他的亲儿子,多少钱都不卖。   再看这组钧瓷,造型端庄、浑厚、古朴、文雅。棱角分明,线条优美,文饰简练,雕塑别致。釉质有玉的温润感、光泽柔和,不同于一般瓷釉贼亮的浮光,而是一种乳光,这种乳光使钧釉的光泽如玛瑙一般,似玉非玉胜似玉,有一种温润优雅的质地美感。难怪古人有诗“绿如春水初生日,红似朝霞欲上时”。老太太女婿查过资料,钧瓷不但在色彩上鹤立它瓷之上,在造型和施釉方面也独辟蹊径,自成体系。钧瓷色彩之多,不胜枚举。最著名的有:玫瑰红、海棠红、胭脂红、鸡血红、朱砂红、茄色紫、葡萄紫、天青、梅子青、鹦哥绿、葱翠青。看来他的这组钧瓷虽然不算什么极品,就色彩这一范畴来说,也算珍品。   男人走了,老太太坐着独自叹息,“要我这一把老骨头有什么用啊,连忙都帮不上……”时间一点点过去了,老太太焦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根本坐不下来,一会走到门口看看,一会趴防盗窗前望望,眼看中午了,还是不见男人的影子,老太太急的团团转,想着闺女还在医院,不知脱离危险没有,想去看看吧,刚才一急竟忘了问在哪家医院,老太太搓着手走来走去,除了把眼睛揉的红肿的像个桃子,一个老太太还有啥法子。   三月的天儿,老太太却热一脑门子的汗,身上也是汗津津的,脱了外套,又穿上,嘀咕着说“不行,我得看看去。”拿了零钱正准备出去,门上的锁芯转了转,门被推开了,郭丽掂着一袋子油菜苔进来了,看着闺女站在眼前,老太太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闺女是你?真的是你?”老太太跑上去,摩挲着郭丽的脸。“妈,你咋了,那不舒服?”郭丽看着异常的母亲问道。“闺女,你没事?你没去医院?”老太太好像觉察到了什么。   “妈,你到底怎么了,我好好的去医院干啥?今天单位开会,我就晚回来一会,你咋了?要不要去看看?”郭丽走上前,拉着老太太的手。   刚才还燥热的大汗淋淋的老太太,这会手变的冰凉冰凉,心里也是冰凉冰凉的,嘴上却说:“闺女没事就好,就好,你歇会,我没事,我给你做饭去。”郭丽去卫生间了,她没有看见老太太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吃过饭,郭丽看老太太身体没什么事,就洗衣服去了,也没再问什么,也许她以为老年人年龄大了就这样,有时候神神叨叨的。下午郭丽又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了,根本就没注意到形象墙上少了东西。   郭丽走后,老太太颓废的坐在沙发上,那心情看样子和听到闺女出车祸一样沮丧。老太太想,原原本本的告诉闺女自己受骗了吧,显得自己多没有成色,几十的人了,活了一老半辈子了,不长个心眼。再说,来这儿本来是给闺女帮忙的,没想到刚来没多长时间,忙没有帮上,反倒给闺女添乱,不合适。不说吧,这心里堵得慌,更心疼十来只土鸡,鸡蛋和三亩棒子。坐在沙发上,老太太像坐在钢钉上,那心里的滋味啊,似乎是刀子捅的生疼。思前想后,老太太决定,打掉牙往肚里咽,把这件事烂到肚子里,以后再也不提,不让闺女跟着操心。“权当自己花了,吃了,喝了。”老太太嘀咕着。可是老太太不知道事情远远没有完,还有比她那十来只土鸡,鸡蛋和三亩棒子更值钱的钧瓷丢了,该怎么向闺女女婿交代。   老太太这几日茶饭不思,闷闷不乐,还常常发呆,也不出去转悠了,坐在沙发上一坐就是一个上午,人也憔悴了,明显的瘦了一圈,郭丽以为老太太水土不服,过几天就没事了。   两天后,是星期日,郭丽在家里大扫除,这一大扫,事来了,正在擦形象墙上的瓶瓶罐罐的时候突然发现钧瓷不见了,郭丽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家里招贼了?来不及多想,大喊:“妈,你快过来,出事了,晓峰的钧瓷丢了。”老太太正往暖水壶里到茶水,听闺女一声喊,手一哆嗦,暖壶差一点摔碎,老太太想,该来的总要来的,既然要把这事烂肚子里,看来这瓷器也只有扯谎了。老太太转念又一想,不就是几个瓷器吗,泥巴蛋子烧出来的玩意,不当吃,不当喝的,就说送人了。   这样想着,老太太也坦然了很多,笑着走到郭丽跟前,明知故问:“闺女,咋的了?”“妈,你看,晓峰的钧瓷怎么没有了?”郭丽指着空空的架子着急的问。   “哦,你说那几个玩意啊,前几天我送人了,那天我到楼下晒太阳,正赶上社会募捐,听说是为一个山区的重病娃娃筹款做手术,我看有捐钱有捐物的,我想自己也没有钱,干脆也捐点物品吧,可是你家除了家电,晓峰的一些酒,我也找不出什么,我一看这几个瓷器怪好看的,就送给人家了。”老太太故作轻松的说道。   其实老太太说的社会募捐的事倒是不错,这是真事。那天楼下的确有捐钱,有捐物的,老太太上前一打听,这生病的是个孩子,刚一出生就被遗弃了,是他现在的爸爸捡来的,爸爸是个结巴子,加上有个常年卧床的老母亲,家徒四壁的,哪家姑娘愿意跟他,打了半辈子的光棍,这孩子是他一次在山里采药,下山的时候在半山坡拾的,当时孩子冻的嘴唇都已经发紫了……听着别人说着孩子的遭遇,老太太眼圈一红,嘴里说着别走,等着我啊,等着我啊,我回去拿钱,老太太脚下生风一路小跑,到了家,拿出自己的包袱,打开一层一层包的严丝合缝的手巾,想都没想拿了二百块就出门了。二百块啊,郭丽小的时候想要两块钱的芭比塑料娃娃,老太太硬是没舍得给她买,那时候十五个土鸡蛋才卖两块钱,两块钱够郭丽买十本作业本了,老太太怎么会舍得啊。   “啥?妈你把钧瓷送人了?你就是送钱也不能送晓峰的钧瓷啊!”郭丽眼都急红了。“妈,你可知道那钧瓷值多少钱?那可是晓峰的心头肉啊!”郭丽越说越激动。老太太呆若木鸡的站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张了张嘴啥也没说。“妈,你捐给谁了,你找回来去,要不晓峰回来我怎么交代啊。”郭丽似乎愤怒了。   “闺女,你爹死的早,我一个人辛辛苦苦的把你拉扯大,我就不值这几个玩意?捐出去了,人都走了,你让我去哪找呀?”老太太抹着眼泪。郭丽这会啥也不顾了,“妈那可是三万块钱买来的啊,唯一的一组啊,晓峰把这几件钧瓷看的跟儿子一样重。”三万?老太太懵了,这几个玩意竟然值这么高的价钱,三万块,自己卖十年棒子也存不到三万块,就是自己家的老房卖了,也不值三万块啊。老太太顿时傻了,血压一下子冲了上来,一头栽在地上。   正生气的郭丽一看老母亲倒地上,慌了神,跑上去,又是搓心口,又是掐人中的,折腾了一阵,老太太是醒了过来,嘴里却念叨着三万块啊,三万块啊,老泪纵横。看着老母亲伤心欲绝的样子,郭丽心软了下来,既然事已至此,就面对事实吧。   虽然不怪罪老母亲了,可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几天郭丽都没和母亲说话。老太太像丢了魂一样,人呆呆傻傻的,几天时间竟瘦的像村口的枯树。   时间真快,半月眨眼过去了,又逢星期日,郭丽爱人今天要回来了。早晨起来,郭丽刚给孩子穿好衣服,在卧室就听见晓峰熟悉的脚步声在楼道响起,郭丽慌忙出来,晓峰已经开门进来站在眼前,“老婆我回来了,儿子呢?”晓峰话音刚落,老太太闻声跑了出来,一边接过晓峰的行李,一边慌忙进厨房盛饭,郭丽手指头放嘴上“嘘”了一声,把晓峰拉进了卧室,“晓峰,我给你说个事,先说好了,你不许生气。”这是郭丽的声音。   武汉羊羔疯哪家好武汉羊羔疯哪里治好河南癫痫医院哪家治疗郑州癫痫病好治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