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春秋】一声佛号一雪心(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艺苑名流

1.

心底,一直有一个梦,它纯洁、简单,坚贞、浪漫,洗尽铅华。融入自然,可以感觉得到那一份象是理念的东西,就在生命里。

梦在心底,季节就会有了春的味道,世界是要平衡的,终是不能辜负这一份浓情如许。

等一场雪,一朵朵飘舞的雪花,下成了一串串的音阶,如天使一般降落。那一片片纯粹的白,笼罩着天地,天地间苍茫,远山远景的清绝,近情近景的安然,恢弘壮美。

关于天地的弘美,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哲学家就提出了独特的自然观。孔子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孟子认为“浩然正气塞于天地之间”;庄子的境界是“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他们是中国的哲人,已经说完了中国文化里的自然观、人的精神气质、山水的美感,都在一种天人合一之中。

而雪,在山之间,在水之间,在某一个层次上只是存在于人心之中,没有具体的来或去,没有存在的形和状,只是素雅洁净着,淡逸绝尘地冷而清明。但当洁白融入大地,美便会有形可遁,有迹可寻,无处不在。

那份晶莹剔透,自然惹不得俗尘。又不可以远离人间烟火般的孤寂自守,便有了一份不合于流俗红粉的清高自恋。独独是这份自恋,成就了一种隆重的昭示。昭示真挚而孤绝的冰雪性情,可以最真诚、最洁净的心来面对彼此,呈现自己凛冽的一面示人。

冰雪融化之时,在体势上可以羡慕冰雪融解后,化为紧贴山水情状的浑厚博大,而在气韵上却倾慕于用浓重融解的痕迹,化为水墨在宣纸上泅染般的线条,云气蒸腾,烟雨迷蒙。再然后,雪化水,水行云一般烘托出来,便是大自然的本来面目。它们是那样的自我,只要一己的安宁与清静,是最能懂的真,有一种山水与雪相对的情深意重,缠绵入心,却又菩提冷峻。

雪下得一场惊天动地,象是给世界的一场大型写生。

写生,在于了解生活,雪,却与生活无关,只是一种现象。但这一种现象,却有能力做到,只有雪才能做到的一个事实:雪为物象的观察与了解,可以积累成创作的经验。雪想如何写生,它就可以随意地对着物象构图、取象、塑形、赋色,了然于心。雪用了自己的身心与质感,画出雪才有的感受,对景对物对这大自然,不局限于某时某地某角度,而是综合了自然的地方特点,随意地形成了自己的意境。

表达意境,是许多的方家尚且要斟酌再三的事,雪,无须立意无须适当无须有机地取舍安排,雪不用计较于客观,反而那么真实地兑现了意境。

兑现了,雪也融化了,雪之笔一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却再也无法忘记。

这是一场雪的智慧。

2.

一场雪之后立刻桃李争欢,一颗素心却停了,再也不为繁华所动。

就这样地喜欢着这颗不为繁华所动、自甘清寂与安然的心。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能够淡看名利,可以不计得失的洒脱与从容,得具备有看高看远的睿智,需要清水洗心的虔诚。

这,着实不容易。

素心若雪,以一眼纯澈,淡看红尘山水,在白雪纷飞里仰止尘世,在流年的杯盏里盛满洁净与安然。这,多多少少又有点有感而发的明确立意。

人生的满构图里,几块白色从来有很强的视觉效果,这样的生活情趣,是留白。人生有多少清幽的念想都在大家的心底萌动过,有万种情愫曾经一样会触动过我们的心弦。但一切,都会如人会老,会返朴归真,会在这萧瑟的寒冬沉淀。当世界以雪之姿态封锁大地,世界给了人以沉默不语,世界,唯有独守心的静寂。

雪,似乎没有固定的形象。在自然界里自然事物的某些属性和特征(如色彩、线条、形状、声音等)是形成自然美的必要条件。自然美包括日月星云、山水花鸟、草木鱼虫、园林四野等,非常广阔多样。自然美作为经验现象,是人们经常能够欣赏和感受的。雪,自然也只是一个自然现象。

人,各有不同的处世,有人用了如莲的温情,深情为这个世界书写一卷不舍的眷恋,到头来,一样是《红楼梦》里的结局:一片白茫茫真干净。雪,就告诉你这么多。还有人用执着的情怀,散尽一池墨缘,挥洒一生的真与美,被感动了,被震慑住了,一切早已如一片飞雪,化在自己的心里。说也说不出来。

山川伟岸,遗留下来的人文古迹;清溪涓涓,洗濯心之尘埃。去问寻,去探究,都是如雪的情境,在其间蓦然参悟,实在比尔虞我诈的人际职场来得快意敞亮!

能够在锦素流年里,掬一捧雪,温一怀缱绻,岁月清浅着这个世界,世界自然还我们以雪的情感。张潮在《幽梦影》里说:文章是案头的山水,山水是地上的文章。热爱山水自然的人,必然钟情笔墨,万念皆起,不过就是一片禅心。

这也是雪的禅。

原来如此。便能呼一声佛号,一雪心已起。

黎乐于2014.02.16

郑州市到哪里治疗羊癫疯好儿童良性枕叶癫痫怎么治疗韩城市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呼伦贝尔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