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从前的月明(散文外一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艺苑名流

从前的中秋,跟寻常日下并无差别。正是秋收时节,许多豆子,比如豌豆、小豆、绿豆都早早熟透,若不及时收割,它们自己就会从豆荚里蹦出来,跑掉。还有蓖麻这种作物,也是。所以,中秋这天,大人们还在地里忙碌,露水突然在晨来晚去的间隙冒出来,阳光下,每颗草都顶着一颗闪亮的小水晶。傍晚回家,他们裤管上总是挂着厚厚的泥浆,鞋上也是。

家家院子里,都晾晒着豆荚和蓖麻。小孩被派去在太阳底下踩豆子,踩蓖麻。有天夜里妹妹在梦中大喊,原来她变成了一颗蓖麻,被许多的脚踩来踩去。院子里空荡荡的,大人们都去了地里,鸡们也被赶到远远的河沟那边。院墙外不知谁们走过,一个说,今儿十五了。另一个说,是啊,今儿十五了。声音朝四下里散去,人走开。我跟妹妹便看着彼此的脸,停下了脚步。

从前的中秋,对于小孩来说确实是个好日子,盖因有一年不遇的月饼吃,这种来自糖和坚果的甜蜜和清脆,为节日平添了隆重庄严感。从前打月饼,是件颇为麻烦的事。先要去沟里找核桃树,敲几十个青核桃,回来放在太阳下晒,晒到青皮变黑,再变干,然后剥出里面白嫩的果仁,但也不能用来做月饼馅,还需要继续晒干。晾晒在窗台上的核桃,我们从来不敢偷偷砸开一颗,青核桃皮里的汁液会暴露我们,一旦粘到手上,十天半个月也洗不掉。供销社里的黑糖装在一个大瓮里,苍蝇飞来飞去,人们并不像如今这般,脸上涌出厌恶的神色。这世上,好的东西皆被万物所爱。调好馅料,开始排队,等待村里仅有的两个瓦鏊子,我们叫它“鬼拾翻”。“鬼拾翻”由两个向下的浅底的瓦缸组成,比普通的锅大一圈的样子,易碎,且不常用,每一次被火烤,总会生出一些新的裂缝,便用铁丝紧紧地拦腰缠了一圈。“鬼拾翻”这个名称颇为形象地表述了打月饼时的情形。打月饼至少需要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专门来不停地翻倒瓦缸的。两个一模一样的瓦缸,底朝上,口朝下,一个在下,一个在上,将捏好的月饼放到跟瓦鏊子差不多大的铁板上,再将铁板子放在下面的瓦缸上,用另一个瓦缸盖住,大约三五分钟,它们就需要对调一次。小要火,要手勤,动作要轻,人像小鬼一样,将两个瓦缸耍来耍去地折腾。

从前,月亮被我们喊成“月明”。好月明的夜里,窑洞上的草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月明早早升起,那时太阳还在半天里热辣辣地晒着我们和蓖麻。天上出现了奇异的一幕,一面是火红的,耀眼的,热的。一面是青白的,暗淡的,冷的。风从温河的河床里一波一波刮将来,热汗很快便褪去了。中秋夜,月明最圆,最清,也最亮。我的父亲在傍晚从遥远的工厂赶回来,这时候,母亲已经从果树上摘下最红最大的果子,而祖母也走遍成熟的玉米地,如愿找到嫩玉米。她将玉米、南瓜和土豆,放到笼里蒸,粮食的香味很快氤氲到院里。

遵照大人的嘱咐,将河沟边上的鸡们赶回来,它们似乎也嗅到了节日的味道,一个个叽叽咕咕,颇有微词,但到底招不住即将落下的棍棒,还是乖乖回窝了。祖母也不再吝惜清水,成盆成盆地往院里倒。按祖母的说法,神仙是最爱干净的,它们见不得一点肮脏。如果它要觉得你们家脏,不止不会护佑你家,且还会降罪你家,让你家人饥饿,贫穷,生病。

一切收拾停当,小炕桌摆在院中间,香炉里盛满小米。那时月明还在很低的地方游移,靠近月明的那片天空,呈现出明黄的光晕,好像月明在另外一些人那里欢度,耽搁了我们。俟月的过程颇为漫长,但也极其兴奋。我跟妹妹不断接过大人们从瓦瓮和笼屉里拿出来的食物,摆在院子里的桌子上,有几次,我们在偷笑的时候差一点就撞在一起了。

天越来越蓝,是那种带着暗沉之气的蓝,月明,是摇橹而来的远客。望眼欲穿中,冒着热气的食物,渐渐凉掉,香味也随之消失。差不多每年我们都下过决心,一定要等到月上中天,亲眼目睹月明里的嫦娥、玉兔、吴刚和桂树,但似乎我们只是在心里无数次地假象过,而从未真实地实践过。

从前的祭月仪式,颇为庄重,虽然未放过鞭炮,也不热闹,但来自大人们的严肃和虔诚,令人生畏。跪在桌前,我们两个已像打盹的小鸡儿,东倒西歪。但大人们一直很清醒,净手,恭敬地上香,磕头,作揖,默念,烧黄裱,用最好的食物,献祭给月明,并感恩它赐予的此刻。虫声四起,断断续续,又嘈嘈切切。月明已经升到半天,比起来,它更像一面铜镜,而上面显然并无传说中的图案。它偌大的光晕,缓慢而持久地释放着无边寒气,祖母说,秋深了。

从前的油灯下,我们吃着凉掉的食物,每个人的心上眉间,都溢着满满的笑意。

阳泉的大年

年,是国人最看重的一个节日。这一天,无论阴晴雨雪,无论悲忧烦恼,大家都喜盈盈的,与年怡悦相逢,仿佛只有这样的姿态,才配得起年这个节日。关于过年的习俗,各地都有各地的特色,两千多个年,人们都试图尝试不改毫厘地去复制粘贴,但同时却在遵循和传承中,慢慢改良完善着这个仪式所具备的强大功能和气势。

像其他地区一样,盂县过年的序幕,从腊月二十三正式拉开,稼墙艰难,人们对食物的珍惜和看重,在一个仪式中被发挥到了极限。二十四,掸尘日。老话说“越掸越发”,这一天除尘(陈)布新,要将贫穷和晦气,全部扫出门外,从此远别,各走一边,人们拆洗被褥,清洗器皿,还要洗澡理发。二十五,推磨做豆腐。豆腐,头福之意。二十六,炖大肉。二十七,去宰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

转眼除夕,贴春联,祭祖坟,然后,熬夜过年。在盂县,除夕这天还要重新清扫一遍屋内屋外,拿笤帚、鸡毛掸子,柜子、瓮子、屋外的柴堆下,鸡窝顶,茅厕等等,任何旮旯都不放过,拾掇完了,最后的工程是扫院。这时候,人们会倒走着扫,将旧脚印都扫掉。旧年里,人被许多烦心事纠扰,它们留下的脚印,倘若不扫掉,来年会运气大减。所以,辞旧之日,人们用“扫脚印”,来截止晦气和歹运。

大年初一,会举行“烧年草”迎神仪式。年草,是人们在场院谷秸堆里挑选出来的干净整齐的秸秆,选几十根,然后在庙院的柏树上摘两枝柏叶,回来,拿红头绳将它们松松系成捆。早晨,天色微曦,大人们将年草放到街门口的空地上,用火点燃,迎接神仙驾到。此刻,全家大小穿戴一新,都围在点燃的年草周围,在火光和噼噼啪啪的响声中烤火。老人们如果腰腿疼,也会在火上烤一烤疼痛的地方,据说烤过了,便会好起来。这种跟神一起烤火,接应新一年日头升起的习俗,一直延续至今。烧年草,既有对神的敬仰和恭迎,又有对生命的热爱和珍惜。预示着一家人红红火火,吉祥如意。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年草烧完,空气中只剩下柏叶的香味,人神散去。神回到该在的位子上,底眉颔首,静默不语。这时,桌上已摆好了“素头脑”,一人一碗。“素头脑”,用豆腐和土豆做成。将土豆用少许油炒,入开水煮至熟烂。豆腐切碎丁,锅内放少许油,炒至大热,滴少许开水,关火。待锅内土豆熟烂,汤汁发白,把结成块豆腐碎用铲子切成方块,下锅。这锅汤,看似简单,做起来极其繁琐,平日下,人们很少吃,只有大年初一早上,才会精心熬制一锅。吃时,放芫荽,滴几滴白酒,入口清淡,回味醇厚。“头脑”讨得是“头”这个彩头,新年里,处处当先,特别是小孩,喝了“头脑”,学习会进步。

喝完“头脑”,小孩给长辈磕头拜年。有大家族人口多的人家,小孩从四面八方涌到长辈的院子里,有人喊,磕头了!院子里黑压压一片。小孩会得到压岁钱。长辈都愿助力于小孩,镇恶驱邪,平安过年。一时,鞭炮声起,小孩捂着耳朵,穿行在震耳欲聋的炮仗声中,脚下,是一层细细的炮仗皮。早饭这才正式开始,家家锅里,饺子翻腾,仿佛眼下火热的生活。

初一到初四,有不扫地,不倾倒垃圾的风俗。正月初五一大早,便开始“扫穷土”。旧年月里,人们睡的是土炕,掀开席子,扫底下的炕土。扫完炕土,又会扫身上的土。小孩站在院子里,要被大人仔仔细细扫一遍。将穷土扫净了,小孩这一生,都是富贵之人。旧时初五这天,村里会起社火,叫“赶虚耗”。传说“虚耗”身着红袍,长有一只牛鼻子,一脚穿鞋在地,另一脚却挂在腰间,跟脚挂在一起的,还有一把铁扇子,是给人招来祸害的恶鬼。人们为了赶走它,让一年都平平安安,顺顺当当,便装扮成各种稀奇古怪的模样,敲响战鼓,拍响大镲,吹响唢呐,在每家门口都惊天动地气势澎湃地驱吓一遍,“赶虚耗”一直要赶到正月十六。当然,“赶虚耗”这种仪式,如今已改头换面。但正月十六“游长病”的风俗,人们一直遵循,这一天,家家户户男女老少,走出家门,在户外散步游走,将疾病留在外面,将健康和福气带回家来,扭身关门。

春天的黄昏,阴冷而微微有些湿润。年的仪式,正式结束。新年,从此开启。

福州好的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中医治疗小儿癫痫效果如何武汉治疗癫痫病的最权威的医院是哪家湛江哪家医院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