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云雾山上的红鼻子(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重生小说

我没有养过狗,但有一只白狗,很让我怀念。

十几年前,转战湖北恩施,海拨二千四百米的云雾山上。半山腰上有个,小小仅几户人家的村落。

在那里我们呆了半年,房东家有条小白狗,也许平时没有什么吃的,骨瘦如柴。我们刚上山时,它很凶,一见到我就立马扑过来。可把我吓了一跳,好在小白狗被房东喝住。

我怕晚上被狗咬,只好贿赂它,吃饭时,我把碗里的猪肉全部倒在地上给它吃。小白狗很警惕,小心翼翼用红鼻子闻了又闻。它试探着用舌头舔了舔,感觉味道不错才全吃了。也对我客气起来,开始围着我摇头摆尾。我经常喂它,毛色也一天天油亮起来,慢慢的也肥了不小,肚子慢慢的圆润起来。

我们是国庆后上的山,接近深秋,云雾山上漫山遍野,正是弥猴桃成熟的季节。剩工作之余暇,我常常背着一个从房东家借来的小背蒌,一个人带着小白狗上山去摘弥猴桃。

那野生的弥猴桃,虽个头小,毛茸茸,土黄土黄,没什么看相。但摘回来后,我用一个密封袋一装,往床底下一塞,一个星期左右,就熟了,酒香味宜人,撕去外皮,那味道真的好极了,香甜可口。小白狗的鼻子很灵敏,弥猴桃快成熟时,它往我房间也来往得欢,老是往我床底下钻。

当我打开密封的囗袋,小白狗眼巴巴望着我,似乎它也想吃。我丢了一个有点熟透过头,有点烂的弥猴桃,扔在地上,小白狗一口咬住就吃了。也许弥猴桃,毛茸茸的皮毛,刺激着小白狗的舌头,它也知道弥猴桃外皮是不能吃的。小白狗很聪明,也很讲卫生,它并没有把弥猴桃皮吐在我房间,而是飞快地跑出去,把吃剩的弥猴桃皮毛,吐在外面草地里。我不禁喜欢上这乖巧通灵性,这云雾山上的红鼻子小白狗来。

每次上山,也总会叫上小白狗一起去。有次我在一悬崖边上,发现了一串紫色的酱果,好像一个个的小灯笼,点缀在一颗类似四季豆叶子的紫滕上。我觉得这串紫色的小灯笼,很是好看。心想要是把它挂在可爱的小白狗脖子上会不会,像一只只铃铛围在小白狗的脖子上,小白狗,云雾山上的红鼻子一定更可爱。

于是把整根紫滕,连那一个个紫色的小灯笼,一把扯下,然后围绕在小白狗脖子上。小白狗似乎也很贪玩,似乎很喜欢脖子上缀满紫色小灯笼的紫滕。它更加欢喜地,围着我,突前突后奔跑着。紫色的小灯笼,红红的鼻子,纯白的毛,在我身前身后,不时闪动流窜。云雾山上,流动着我和小白狗,喜戏旷野时的欢快。

在下山的路上,一土家族老乡告诉我,那紫色的朔果,就是上好的中药材党叁,结的果果。哦!原来围在小白狗脖子上紫色的茎滕,紫色的小灯笼,就是党叁。我算是发现了一宝,在云雾山上,立冬前的一段日子里,上山挖党叁成了我的喜好。我把挖回来的党叁,洗干净,然后用针线一串串穿好,挂满了房东家的墙,让党叁自然阴干,待下山回韶关时,居然收获了十来斤野生干党叁,送给了亲朋好友。

冬天还没有到,云雾山上就开始下雪,有次我带着小白狗,上山挖党叁,我挖出一个,类似土豆大小,土豆模样,似乎有点半透明的东西,破皮后我闻到一股马尿一样的骚味,顺手就一扔了。没想到,小白狗飞快地跑过去,用嘴把它,给叨回来,放在我面前。我很讨厌那股马尿一样的骚味,捡起来,又顺手扔得更远。小白狗不顾我的讨厌,它又扑上前去,把那土豆模样的东东,又给叨回来,放在我脚下,汪汪汪叫了几声,然后望着我,似乎想告诉我,别扔了,那是宝贵的药材!

我又一次捡起,那土豆模样,灰头灰脑的东西,仔细看,似乎在半透明体的中间,隐隐还有一条红线。我看不出来,那是什么,还想把它给扔了,我实在不喜欢那马尿一样的骚味。可是小白狗望着我的眼神,似乎在告诉我,这灰头灰脑土豆模样的东西,它很是熟悉,也许它曾跟房东上山,刨过这东西。于是我放好,准备请教房东了。

下山后回到村子问房东,房东说那可是云雾山的珍贵药材,那灰头灰脑,有马尿骚味的土豆,就是天然野生的天麻!如果不是因为小白狗,我一扔,它就叨回来;我一扔,它就叨回来,我就把那么珍贵的药材,天麻给扔了。也不会认识天麻了。

房东说挖天麻得开春后,天麻刚刚抽苗的那一个星期,天麻苗寸丁长时,品质还可以时就得挖。过了一星期,天麻抽苗很快,挖的天麻就没那么好,往往内心是空的。房东说冬天挖的天麻品质最好,天麻中间会出现一条红丝,这样的天麻最上乘。我恳请房东第二天,带我上云雾山挖天麻。

第二天一早,我和房东,带着小白狗,到我先天挖党叁,发现天麻的地方,可是现场被当天晚上的一群野猪,破坏得一踏糊涂。房东说野猪最喜欢吃天麻,也许野猪闻到了我先天挖党叁时,随便丢弃的天麻。当夜一群野猪就行动了,把那里开垦了个遍。

后来房东带我和白狗,翻了几个山梁,也没有挖到一个天麻。房东说,雪地里,冬天是见不到天麻苗,即使秋天苗枯了,也难挖到天麻。全年挖野生天麻也就那十天半个月。

好彩在回来路上,在一向阳山坡上,房东凭开春曾在一丛剑竹旁,见到过天麻苗,凭记忆沿着剑竹腐烂的根系,挖出来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天麻。挖天麻真的好辛苦,我和房东,挥舞着锄头,开荒一样,挖了好几分山地,才挖出十来个天麻。

其间我还挖了个最大的天麻,似乎快烂了,上面密密麻麻长满了,好多小天麻,房东说那是个母的,不允许我动它。房东很虔诚的从我手里,拿过那很多麻点,似乎一捧就会散架一样的母天麻,埋入土中。

小白狗似乎也知晓什么,他在房东深埋母天麻的地方,用后腿狗刨式,扒了一些土,并翘起一只后腿,在埋母天麻的地方撒了一泡尿。可趣的小白狗,云雾山上的红鼻子,以它特有方式,在为天麻培土施肥,它也许一如房东很祈盼的一样,希望来年,云雾山上的天麻更多更好!

有时上晚班,小白狗常常随我们一起上机台。那时冷下十几度,白雪冰封,我们全幅武装,棉大衣,皮手套,耳帽,毡帽,能避寒的衣服全往身上套,依然半夜冻到我肚子痛。云雾山上的冬天特冷,天寒地冻。

我们走在上山羊肠小道上,路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很滑。我是近视眼,视力不好,当然得很小心,小心能使万年船,我拿了一根棍子当拐杖。跟在我后面的三位,自认为体力好视力好,不要棍子。

有天上班,听到身后一声响,小白狗对着我身后的悬崖,汪汪汪大叫。我回头一看,原是他们三个一不小心,脚底一滑,三个齐齐滚下了悬崖,好在有剑竹挡住了他们,否则他们三条小命不保。等他们艰难爬地上来时,个个摔得面青脸肿。

白狗晚上,它胆子很小,它虽说跑在前面,也离我们不超过二三米,有时它似乎所紧张,很害怕,不停的汪汪乱叫,跑回我身边不肯前行。也许山上的野猪太多,听老乡讲冰雪天,没有吃的野猪,常常跑到村民家里吃苞米,村里的狗还有被野猪咬掉过尾巴的。叫白狗回村子,似乎它害怕,它不肯回,只好一路跟我们到了机台。

到机台,白狗开始时还很安静,躺在我们搭建的帐篷里睡觉。半夜时分,白狗突然耳朵竖起来,很紧张,跑到我面前,对着对面的山梁,不停地汪汪汪大叫。我拿铁锤敲打钻杆,只见对面山林里,树木摇曳,枝条被积雪冰条压弯了腰,噼里啪啦,很大响声,有一群绿荧荧的眼睛在对面山林里走动。也许是我们钻机的轰鸣声,我敲打钻搭的刺耳敲打声,白狗的叫声,机台炫耀的灯光,惊动了一群野猪,好大的一群,好十几双绿荧荧的眼睛,在对面山林里出灭。白狗的恐惧,全身发抖,毛发竖立,红鼻子,哧着气,在白雪皑皑的云雾山上,白狗汪汪汪的叫声在山谷间回荡。

那年的雪又大又猛,后来大雪封山,我们开不了工,补养的车也上不来,我们被困在山上,没有煤气也没有米没有猪肉没有蔬菜。记得那天我们十几号人,借了七八个背篓,只好走十几里的山路下山到,一个叫白果坝的镇上,买米买猪肉买菜,然后第二天背上山的情景。山上下着皑皑白雪,山下却出着太阳。

当时我们四个人抬一煤气罐上山,就被土家族老乡们笑话。下山容易上山难,下山我们用了三个小时,上山我们却用了六个小时。后来还是半路上,有位老乡用背篓才把我们的煤气罐背上山,否则我们不知要爬多久,才能到达村落。一路上白狗欢快地跟随着我们下山上山。

有天休息,中午我吃过饭,没有叫上小白狗,一个人背了个锄头就上了山。在树林里迷了路,不知所措,只在林子里左冲右突,找不着北。

正无助心慌时,突然身后,灌木林,白雪覆盖的草丛里,传来声响。我以为碰到了野兽,吓得毛骨耸然,举起锄头正准备自卫。突然发现,从草丛中窜出来的是红鼻子,房东家的白狗。纯白的毛,沾满了草仔,跑到我脚下撒欢。我那时高兴得欢呼,总算有了救星。后来在白狗的带领下我顺利回到了村子。想想那次经历,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独自上深山。

离开云雾山的那天,我们坐车沿着盘山公路下山,回广东。在快到镇上,一拐弯处,一岩石上,我突然发现了房东家的红鼻子,白狗,一身纯白的白狗,红鼻子哧着白雾,伸长脖子,欢快摇摆着尾巴,汪汪汪对着我们叫喊。原来白狗是一路狂奔,跑小路,冲下山来,来欢送我们。

狗是通人性,湖北恩施,云雾山上的红鼻子,一身纯白毛发,房东家的白狗,让人忘不了,忘不了白狗,一身纯白的毛发,红鼻子。

2014.6.14

癫痫病要怎样预防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的好?陇南市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江西癫痫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