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感受台风(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重生小说

在一个台风的季节,去了普陀山。从宁波乘汽船一路乘风破浪,颠簸了四十分钟,才看到了普陀岛。

这真是一个美丽的仙岛,有着黄的沙岩、绿的树木和青灰的海洋。海风吹来,一股股鱼腥的咸味儿。极目远眺,没有陆地只见海天一色,仿佛人是立在了太空里,分不出天在上还是在下,偶尔看到一个黑点在天边渐渐变大,终于有了船的轮廓,才确定地还是在脚下。

脚下便是佛地,有供佛的庙宇,规模宏大,通往佛堂的道路总是又长又宽,温和而又神秘。人多极了,多的只能见到后脑勺,听话音讲粤语的最多,叽里咕噜的一句都不明白,但却能看出海外与大陆人的差别,总是从文明程度上有所不同,他们烧香是毫不吝啬的,大把地买,整把地烧,拜的是释迦,更多的是观音,都是为着生意的兴盛前来祈福保佑的。不知这中间究竟有没有关系,但这种宗教信仰是自古就有了,信仰能恒久至今,本身就是一种力量,一种吸引人并让人不能不信的力量,谁也不会去反证它,去得罪佛祖,所以就有着“信就有、不信就没有”的中庸观念。但无论你信也不信,这普陀的香火年年月月日日时时总是不断,真无愧于“中国四大佛地”的名号。

其实细想,信与不信之间到底有多大差别,难道信就一生顺达,不信就坎坷一辈子吗?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是福是祸谁都躲不过。信不信的真正差异正是在精神寄托之上,信了,就有一种寄托,有寄托就有希望,有希望便有了一种动力,这种动力可以帮你战胜困难,冲破压力,度过难关,说到底还是你自己战胜了困苦求得光明的,只是你把它寄托给佛了。

天色向晚,去了海边,灰暗的天际里,海浪慢慢地涌着过来,涛声落在了岩石上,“哗哗”地极响,那石缝里就迸出雾气状的海水,人是什么也听不到,只能听到海声,用心去体味这海的魅力。突然,岸上的朋友在狂呼,能看清她那惊惧的表情,却听不到她的言语,正疑惑,一回头,来时十几米宽的礁石路怎的就不见了,只有不足一米的细道还在窜着海水,惊慌中匆匆往回跑,鞋湿了,裤腿也湿了。跑上岸时,回头不见了路,就连听海的礁石也成了斗大的黑点。我的天啊!海水涨潮了!试想再慢几分钟,我会在哪呢?真感激朋友的关心,又想这美丽诱人的大海的另一面又有多么的可怕,我望着这落入黑夜的大海和这海水的呼啸声,心中真有些恐惧感。

第二天下午要离开普陀,派人去买船票,快艇全停了,说是有台风,只有一艘大船可航行,终于买到去上海的票,于下午四时离开了普陀岛。登船时,脚下的浮桥晃动得很厉害,浮桥之间的碰撞声让人心里很不踏实。船是准时起锚开航的,一声长笛让人还有些留恋不舍,望着普陀渐渐远去,总感到没有尽兴。

这船在海上起浮很大,一颠一颠地往前走,人在船舱里不能直行,得靠着墙板抓住东西往里小跑,找到了舱位,放好了行李,就又到甲板上去看海。此刻,海水是灰蒙蒙的,天上聚着一团一团的乌云,有浓雾将海与天弥漫成混沌状,只有船铉下的海浪剧烈地撞击出轰通通的响声。

忽然感觉到船停了,接着听到“哗啦啦”的抛锚声,很快船上就传来广播声,说因风浪太大,上海港发来停船的信号,并告知卫生室在船舱多少号,有晕船者可领取免费药品。

随着这个信号的发出,停泊的船就成了一个巨大的摇篮,几百号人被装在这摇晃不停的铁壳子里忍受着晕船的痛苦。五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之后,站在甲板上的人几乎减少了一半,公共卫生间里排上了长队,有吐的,有拉的,有捂嘴的,有捂肚子的,有的干脆爬到船边上往海里吐。晕船药吃了,人照样要吐、要拉,完全立不起统子了,便爬到架子床上哼哼,一脸的痛苦表情,像害了大病一般。这船一停就两个多小时,一半的人都躺倒在床上。海面昏黑一团,浪声越来越紧,船儿突然就又启动了,开始乘风破浪地往黑夜里驶去。

那船在海浪中整整颠簸了一夜,这一夜是我一生里最难忘的一夜。我想到活,也想到了死,想起了灾难片《泰坦尼克号》沉没时的惨状,大脑里完全是一种高度恐惧和极度的紧张,眼睁睁地望着床边那个圆圆的窗口,听着海浪撞击船体的彭彭声和船体钢板连接处发出的嘎嘎声,真担心有那么一刻,那些拼接起来的钢板再也忍受不住海浪的巨大冲击而断裂解体,那么中国的“泰坦尼克号”就会在我们这里发生了。

这时,我还得眼睁睁地撑住四肢,顶住船不停地在向一边倾斜、倾斜、再倾斜。望着架子床上的女同伴都倾斜得缩到了床头上,这船好像才斜到了头,又慢慢地往回倾斜、再倾斜,感觉再斜下去就要翻了,它却又斜着过来。每时每刻人都在这种提心吊胆里折磨着、担心着,想到葬身大海中,想到黑暗的海底,想到被海水呛死前的那种窒息感,那种死命的挣扎状,那种被冰冷的海水冻僵时的颤抖。一种高度的精神紧张后,人突然地就失去了知觉,懵懵懂懂地就迷着去了。

一个恶梦又惊醒了我,感觉海浪又从那圆圆的窗口飞溅到了脸上,我忙去擦脸,脸却是干净的。我睁开了眼,大脑立刻就清醒了,就有了特别异常的感觉:周围很平静,静得有些出奇,我完全搞不懂怎么回事,风没有了?浪去哪儿了?我一咕噜坐了起来,船舱里几乎没有了人,我一口气跑上了甲板,眼前的景象让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简直太漂亮了,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金色的海域,海水平静得让人心跳,又一望无际地到了天边,天边上就有着一道细细的金线,闪着金光灿灿的波纹,海平线之上浮动着一团一团镶着金边的云彩,太阳慢慢露出脸来,万道金光洒向大海,有浪花飞溅的地方就晶晶闪闪,远远的海面上航行着一些船儿,白色的海鸥随在船后愉快地滑翔着。我有些像在做梦,在梦中欣赏着这副古典式的美丽油画,我不能相信几个小时前还是一副惊涛骇浪、黑暗而又可怕的大海,一梦惊醒,便像进到了静谧的天堂一般,这一幅幅的景象,让我终生都不会忘记。

当我脚踏实地地站在了上海的码头边,回望那艘难忘的轮船时,才注意到这是一艘很新又很漂亮的船,同时又看到一组船员从那玄梯上下来,走在最前面的一定是那位船长,古铜色的脸庞有一对睿智的眼睛,眉宇间有一种坚毅的气色,他是从风浪里走出来的人,看到他那坚定有力的气度,我那一夜的惊恐突然就烟消云散了,倒是那清晨的海景让我感到异常的兴奋。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是惊恐之后的轻松?还是大难之后的喜悦?我是该感激这艘轮船呢?还是该感谢这场台风给我的经历呢?

我想,经得这次风浪,心中的那种柔弱一定是要发生变化的,是向着坚强、有力和无畏的方向而变化的,又想到诗人顾城的一句哲言:所有被风吹过的树都显得有神。看来,我该感谢这场台风,感谢台风给我的一次人生经历!

癫痫持续性发作治疗主要是什么治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导致癫痫的原因都是什么